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虞世南

的历流光小,飘飖弱翅轻。恐畏无人识,独自暗中明。

的历流光小,飘飖弱翅轻。
灵巧的身躯发出微弱的光芒,纤弱的翅膀轻轻飘动。

恐畏无人识,独自暗中明。
只怕没有人认识自己,独自暗中飞来飞去发出光明。

参考资料:

郭彦全,石惟英编著. 千首少儿古诗选译[M]. 职工教育出版社, 1989.11.第78页&王定祥,黎时龙编著. 唐人咏物绝句评注选绎[M].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2.12.第55页&周锡卿,施丁,周用宜编著. 唐诗书画新编 动物百态[M]. 北京:团结出版社, 2006.06.第400页

萤:昆虫,身体黄褐色,触角丝状,腹部末端有发光的器官,能发带绿色的光。白天伏在草丛里,夜晚飞出来。种类很多,通称萤火虫。
的历(dì lì):小粒明珠的光点,灵巧微弱的样子。流光:闪烁流动的光芒。
飘摇:飘飘摇摇,很不稳定的样子。
畏:怕。

参考资料:

郭彦全,石惟英编著. 千首少儿古诗选译[M]. 职工教育出版社, 1989.11.第78页&王定祥,黎时龙编著. 唐人咏物绝句评注选绎[M].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2.12.第55页&周锡卿,施丁,周用宜编著. 唐诗书画新编 动物百态[M]. 北京:团结出版社, 2006.06.第400页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往前不见古代招贤的圣君,向后不见后世求才的明君。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想到只有那苍茫天地悠悠无限,止不住满怀悲伤热泪纷纷。

参考资料:

王岚.陈子昂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4:110-111

幽州:古十二州之一,现今北京市。幽州台:即黄金台,又称蓟北楼,故址在今北京市大兴,是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
前:过去。古人:古代那些能够礼贤下士的圣君。
后:未来。来者:后世那些重视人才的贤明君主。
念:想到。悠悠:形容时间的久远和空间的广大。
怆(chuàng)然:悲伤凄恻的样子。涕:古时指眼泪。

参考资料:

王岚.陈子昂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4:110-111

译文 注释

唐朝长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未享同一片山川。但当我们抬头时,看到的是同一轮明月。

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寄言诸位佛门弟子,一日结下往后的情缘。

异域:指相隔辽远的两地。

译文 注释

唐朝李洞

春日迟迟春草绿,野棠开尽飘香玉。
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

春日迟迟春草绿,野棠开尽飘香玉。
春光舒暖,春草翠绿,岭上遍开的棠梨花随风摇摆,花瓣洒落满地。

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
绣岭宫前白发苍苍的老者,口里依旧哼着开元盛世的太平歌曲。

参考资料:

竞鸿 米治国等主编.全唐诗精华:吉林文史出版社,1994年01月:第235页&张国举著.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出版社,2010.02:第871页&张文兵主编.全唐诗鉴赏辞典:陕西旅游出版社,2008.05:第595页

绣岭宫:唐宫名,位于长安风景区骊山的两侧,广栽林木花卉,并置高台飞阁,是专供唐玄宗及其后妃游幸玩乐之所。
迟迟:和舒貌。
野棠:指棠梨。
香玉:棠梨的花瓣。香指其味,玉指其色白。
鹤发翁:形容白发苍苍的老年人。
开元:唐玄宗的年号,起自712年,迄于741年。

参考资料:

竞鸿 米治国等主编.全唐诗精华:吉林文史出版社,1994年01月:第235页&张国举著.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出版社,2010.02:第871页&张文兵主编.全唐诗鉴赏辞典:陕西旅游出版社,2008.05:第595页

译文 注释

唐朝李白

宝刀截流水,无有断绝时。妾意逐君行,缠绵亦如之。
别来门前草,秋巷春转碧。扫尽更还生,萋萋满行迹。
鸣凤始相得,雄惊雌各飞。游云落何山,一往不见归。
估客发大楼,知君在秋浦。梁苑空锦衾,阳台梦行雨。
妾家三作相,失势去西秦。犹有旧歌管,凄清闻四邻。
曲度入紫云,啼无眼中人。妾似井底桃,开花向谁笑。
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窥镜不自识,别多憔悴深。
安得秦吉了,为人道寸心。

宝刀截流水,无有断绝时。
用宝刀去劈流水,不会有水流中断的时候。

妾意逐君行,缠绵亦如之。
我的情意追逐着你前行,缠绵悱恻,像那不断的流水。

别来门前草,秋巷春转碧。
门前的野草,别后秋天枯黄春来变得碧绿。

扫尽更还生,萋萋满行迹。
扫除尽它又生长出来,茂茂盛盛铺满了路途。

鸣凤始相得,雄惊雌各飞。
我们情投意合,欢乐的生活刚开始,却彼此分离南北各一。

游云落何山?一往不见归。
像浮云一样飘落到哪座山上?一去便再也没见他回来。

估客发大楼,知君在秋浦。
有个商人从大楼山那儿来,我才知你落脚秋浦。

梁苑空锦衾,阳台梦行雨。
我在梁苑这儿拥着锦被守空床,常梦到在巫山阳台与你相会。

妾家三作相,失势去西秦。
我家曾三为相门,失势后离开了西秦。

犹有旧歌管,凄清闻四邻。
我还存有过去的乐管,乐曲凄怨惊动了四邻。

曲度入紫云,啼无眼中人。
悠扬的曲调飞入天空紫云中,如泣如诉却见不到心中的爱人。

妾似井底桃,开花向谁笑?
我像那深深庭院中的桃树,开出娇艳的花朵可向谁欢笑?

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
你像天上的皓月,却不肯用清光照我一次。

窥镜不自识,别多憔悴深。
镜中我自己不认识了自己,因为分别后我变得日益憔悴。

安得秦吉了,为人道寸心。
如何能得只秦吉了,用它那高亢声音,道我衷心。

参考资料:

杨辇宗 .爱情诗注析 .太原市 :山西教育出版社 ,2004年 :293-295页 .&詹福瑞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市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年 :984页 .

内:内人,即妻子。
逐:追随。
如之:如此
萋萋:绿草茂盛的样子。
游云:飘浮不定的云彩。这里代指行迹不定的丈夫。
估客:商人。这里指为李白捎书的人。大楼:即大楼山,在今安徽贵池县境内。
梁苑:梁园,兔园,汉代梁孝王所建。锦衾:用锦缎做的被子。衾:被子。
阳台:宋玉《高唐赋》载:“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为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这里所说的“先王”,即楚怀王。阳台梦行雨,指梦中与丈夫相见。
妾:李白妻子宗氏自称。三作相:指宗氏先辈宗楚客在武后朝三次宰相。唐魏颢《李翰林集序》曰:“白始娶于许……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宗。”由此知之,李白先后四娶,宗氏为第四位夫人。
失势:丧失权势。去:离开。西秦:指唐代都城长安。
凄清:凄凉。
曲度:曲调的节奏。紫云:彩云。
井底:指庭中天井。
秦吉了:又名吉了,即鹩哥。产于邕州溪洞中,大似鸜鹆,绀黑色,夹脑有黄肉冠,如人耳,丹咮黄距,能效人言。

参考资料:

杨辇宗 .爱情诗注析 .太原市 :山西教育出版社 ,2004年 :293-295页 .&詹福瑞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市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年 :984页 .

译文 注释

唐朝李商隐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羲。
誓将上雪列圣耻,坐法宫中朝四夷。
淮西有贼五十载,封狼生貙貙生罴。
不据山河据平地,长戈利矛日可麾。
帝得圣相相曰度,贼斫不死神扶持。
腰悬相印作都统,阴风惨澹天王旗。
愬武古通作牙爪,仪曹外郎载笔随。
行军司马智且勇,十四万众犹虎貔。
入蔡缚贼献太庙,功无与让恩不訾。
帝曰汝度功第一,汝从事愈宜为辞。
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画臣能为。
古者世称大手笔,此事不系于职司。
当仁自古有不让,言讫屡颔天子颐。
公退斋戒坐小阁,濡染大笔何淋漓。
点窜尧典舜典字,涂改清庙生民诗。
文成破体书在纸,清晨再拜铺丹墀。
表曰臣愈昧死上,咏神圣功书之碑。
碑高三丈字如斗,负以灵鳌蟠以螭。
句奇语重喻者少,谗之天子言其私。
长绳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
公之斯文若元气,先时已入人肝脾。
汤盘孔鼎有述作,今无其器存其辞。
呜呼圣王及圣相,相与烜赫流淳熙。
公之斯文不示后,曷与三五相攀追。
愿书万本诵万遍,口角流沫右手胝。
传之七十有二代,以为封禅玉检明堂基。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羲。
元和天子禀赋神武英姿,可比古来的轩辕、伏羲。

誓将上雪列圣耻,坐法宫中朝四夷。
他立誓要洗雪历代圣王的耻辱,坐镇皇宫接受四夷的贡礼。

淮西有贼五十载,封狼生貙貙生罴。
淮西逆贼为祸五十年,割据一方世代绵延。

不据山河据平地,长戈利矛日可麾。
自恃强大,不去占山河却来割据平地;梦想挥戈退日,胆敢反叛作乱。

帝得圣相相曰度,贼斫不死神扶持。
圣君得到贤相名叫裴度,逆贼暗杀未成,自有神灵卫护。

腰悬相印作都统,阴风惨澹天王旗。
他腰悬相印,统兵上战场,天子的军旗在寒风中飘扬。

愬武古通作牙爪,仪曹外郎载笔随。
得力的将官有、武、古、通,仪曹外郎任书记随军出征。

行军司马智且勇,十四万众犹虎貔。
还有那智勇双全的行军司马韩愈,十四万大军,龙腾虎跃陷阵冲锋。

入蔡缚贼献太庙,功无与让恩不訾。
攻下了蔡州,擒住叛贼献俘太庙,功业盖世皇上加恩无限。

帝曰汝度功第一,汝从事愈宜为辞。
天子宣布裴度功劳第一,命令韩愈撰写赞辞。

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画臣能为。
韩愈在朝堂拜舞行礼接受诏命说歌功的文章他能够胜任。

古者世称大手笔,此事不系于职司。
从来撰述都推崇大手笔,此事本不属佐吏的职司。

当仁自古有不让,言讫屡颔天子颐。
既然自古有当仁不让的箴言,韩愈欣然领受圣上的旨意。天子听完这番言辞,频频点头大加赞许。

公退斋戒坐小阁,濡染大笔何淋漓。
韩公退朝后斋戒沐浴坐于小阁,笔蘸饱墨挥洒淋漓。

点窜《尧典》《舜典》字,涂改《清庙》《生民》诗。
推敲《尧典》《舜典》的古奥文字,化用《清庙》《生民》的庄严笔意。

文成破体书在纸,清晨再拜铺丹墀。
一纸雄文,别具一格,朝拜时铺展在玉陛丹墀。

表曰臣愈昧死上,咏神圣功书之碑。
上表说“臣韩愈冒死呈览”,歌颂圣君贤相的功业,刻写在石碑之上。

碑高三丈字如斗,负以灵鳌蟠以螭。
碑高三丈字大如斗,灵鳌驼负,螭龙盘围。

句奇语重喻者少,谗之天子言其私。
文句奇特语意深长,世俗难以理解;有人便向皇上进谗,诬蔑此文偏私失实。

长绳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
百尺长绳把韩碑拽倒,粗砂大石磨去了字迹。

公之斯文若元气,先时已入人肝脾。
韩公此文浩浩真气却无法磨灭,已经深入众人的肝脾。

汤盘孔鼎有述作,今无其器存其辞。
正象那汤盘孔鼎的铭文,古器虽早就荡然无存,世间却永远流传着文辞。

呜呼圣王及圣相,相与烜赫流淳熙。
啊,圣王与贤相的不朽功勋,显耀人寰辉煌无比。

公之斯文不示后,曷与三五相攀追。
韩公碑文倘不能昭示百代,宪宗的帝业,又怎得与三皇五帝遥相承继!

愿书万本诵万遍,口角流沫右手胝。
我甘愿抄写一万本、吟诵一万遍,哪怕是我口角流沫,右手磨出茧皮!

传之七十有二代,以为封禅玉检明堂基。
让它流传千秋万代,好作封禅的祭天玉检、明堂的万世基石。

元和:唐宪宗年号。
轩、羲:轩辕、伏羲氏,代表三皇五帝。
列圣:前几位皇帝。
法宫:君王主事的正殿。
四夷:泛指四方边地。
淮西有贼:指盘踞蔡州的藩镇势力。
封狼:大狼。
貙、罴:野兽,喻指叛将。
都统:招讨藩镇的军事统帅。
天王旗:皇帝仪仗的旗帜。
愬武古通:愬,李愬;武,韩公武;古,李道古;通,李文通,四人皆裴度手下大将。
仪曹外郎:礼部员外郎李宗闵。
行军司马:指韩愈。
虎貔:猛兽。喻勇猛善战。
蔡:蔡州。
贼:指叛将吴元济。
无与让:即无人可及。
不訾:即“不赀”,不可估量。
日可麾:用鲁阳公与韩人相争援戈挥日的典故。此喻反叛作乱。麾通“挥”。
度:裴度。
从事:州郡官自举的僚属。
愈:韩愈。
为辞:指撰《平淮西碑》。
稽首:叩头。
蹈且舞:指古代臣子朝拜皇帝时手舞足蹈的一种礼节。
金石刻画:指为钟鼎石碑撰写铭文。
大手笔:指撰写国家重要文告的名家。
职司:指掌管文笔的翰林院。
屡颔天子颐:使皇帝多次点头称赞。颐,指面颊。
公:指韩愈。
斋戒:沐浴更衣。
濡染:浸沾。
点窜、涂改:运用的意思。
尧典、舜典:《尚书》中篇名。
清庙、生民:《诗经》中篇名。
破体:指文能改变旧体,另一说为行书的一种。
丹墀:宫中红色台阶。
昧死:冒死,上书用谦语。
圣功:指平定淮西的战功。
灵鳌:驭负石碑的,形似大龟。
蟠以螭:碑上所刻盘绕的龙类饰纹。
喻:领悟,理解。
谗:进言诋毁。
拽:用力拉。
磨治:指磨去碑上的刻文。
斯文:此文。
若:像。
元气:无法消毁的正气。
汤盘:商汤浴盆,《史记正义》:“商汤沐浴之盘而刻铭为戒”。
孔鼎:孔子先祖正考夫鼎。此以汤盘、孔鼎喻韩碑。
相与:相互。
赫:显耀。
淳熙:鲜明的光泽。
书:抄写。
胝:因磨擦而生厚皮,俗称老茧。
明堂基:明堂的基石
曷:何,怎么。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商隐

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
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

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
站在石桥上东望,碧海茫茫与天相连;徐福一去不返未曾寻到不老仙丹。

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
即使能得到仙人麻姑为之搔背痒,又岂能留住性命等到沧海复归桑田之日?

参考资料:

郑在瀛编著.李商隐诗全集 汇编今注简释:崇文书局,2011.12:第274页

石桥:秦始皇曾命筑石桥,以便过海看日出之处。
徐福:即徐巿。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游琅邪,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始皇乃遣市等,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神药,数岁不得,未果而终。
麻姑:神话中的仙女。东汉时应王方平之招,降临到蔡经之家,年十八、九,能掷米成珠。她三次见过东海变成桑田。麻姑手如鸟爪,凡人背痒时默念,以此爪搔背最佳。
可能:岂能。

参考资料:

郑在瀛编著.李商隐诗全集 汇编今注简释:崇文书局,2011.12:第274页

译文 注释

唐朝李白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盼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人生在世如一场大梦,有什么必要辛劳终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所以我整天沉醉在酒里,醉倒就如一堆烂泥卧在前庭。

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醒来向庭院中看去,一只鸟儿正在花间飞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请问这已是什么时候?春风只顾与流莺细语声声。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对此我真想发一通感慨,但还是对酒自饮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高歌一曲邀请天上的明月,曲终又使我沉醉忘情。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65-866

前楹:厅前的柱子。
眄 (miǎn):斜视。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65-866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甫

秋尽东行且未回,茅斋寄在少城隈。
篱边老却陶潜菊,江上徒逢袁绍杯。
雪岭独看西日落,剑门犹阻北人来。
不辞万里长为客,怀抱何时得好开。

秋尽东行且未回,茅斋寄在少城隈。
已到秋末时节,然而我这一次东行却依然无法回归。我那简陋的茅舍依然在少城的角落里孤单地等我回去。

篱边老却陶潜菊,江上徒逢袁绍杯。
家中东篱边的菊花已应枯萎凋落,我漂泊江湖,虽被人重视,但却无用武之地。

雪岭独看西日落,剑门犹阻北人来。
独自一人在雪岭看西天日落,剑门阻隔,我这北来之人无法通行。

不辞万里长为客,怀抱何时得好开。
我万里漂泊,长时间作客他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一展胸怀。

茅斋:茅盖的屋舍。
隈:角落。

译文 注释

唐朝李商隐

蜀相阶前柏,龙蛇捧閟宫。阴成外江畔,老向惠陵东。
大树思冯异,甘棠忆召公。叶凋湘燕雨,枝拆海鹏风。
玉垒经纶远,金刀历数终。谁将出师表,一为问昭融。

蜀相阶前柏,龙蛇捧閟宫。
蜀国丞相祠堂前面的柏树,像龙蛇一样捧着诸葛武侯庙。

阴成外江畔,老向惠陵东。
柏树的树荫已经延伸到外面的江畔去了,老柏树的枝干伸向东面的惠陵。

大树思冯异,甘棠忆召公。
大柏树令人想起了冯异,甘棠树让人回忆起召公。

叶凋湘燕雨,枝拆海鹏风。
湘燕之雨凋零了柏树叶,海鹏之风吹散了柏树枝。

玉垒经纶远,金刀历数终。
诸葛武侯在玉垒山筹划国家大事的历史已经久远,刘家的天下也历经劫数而终结。

谁将出师表,一为问昭融。
谁来再如诸葛武侯般书写一篇出师表,鞠躬尽瘁一生只向帝王鉴察忠心?

閟(bì)宫:深闭的祠庙。
惠陵:这里指刘备的陵墓。
冯异,东汉开国名将,屡建战功,有“大树将军”之称。
召公:指召穆公,宣文王之政,在甘棠树下处理政事,开创“成康之治”。
金刀:暗指刘家天下。
昭融:光明,指帝王的鉴察。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