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注释

元朝虞集

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栖迟近百年。
山舍墓田同水曲,不堪梦觉听啼鹃。

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栖迟近百年。
江山确实美好但这里不是我的故乡,我漂泊异乡暂栖于此已经将近百年。

山舍墓田同水曲,不堪梦觉听啼鹃。
青山、屋舍、坟墓、田地、曲折的流水和家乡的相同,没有什么区别,但我不能忍受梦中醒来听到杜鹃凄苦的鸣叫声。

至正:1341年,元顺帝改年号为“至正”,这一年(农历辛巳年)的寒食日,写了这首诗,给自己的弟弟子侄辈们看。
梦觉:梦醒。

译文 注释 赏析

宋朝谢枋得

十五年来,逢寒食节,皆在天涯。叹雨濡露润,还思宰柏,风柔日媚,羞看飞花。麦饭纸钱,只鸡斗酒,几误林间噪喜鸦。天笑道,此不由乎我,也不由他。
鼎中炼熟丹砂。把紫府清都作一家。想前人鹤驭,常游绛阙,浮生蝉蜕,岂恋黄沙。帝命守坟,王令修墓,男子正当如是邪。又何必,待过家上冢,书锦荣华。

十五年来,逢寒食节,皆在天涯。叹雨濡露润,还思宰柏,风柔日媚,羞看飞花。麦饭纸钱,只鸡斗酒,几误林间噪喜鸦。天笑道,此不由乎我,也不由他。
十五年来,每逢寒食节,都是远离家乡,漂泊在天涯。在下雨的天气里,思念着坟墓上的柏树;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却又羞于见到飞花。寒食节自己不能供奉麦饭、纸钱、鸡和酒祭扫祖茔,林间的喜鹊乌鸦也空等了!老天笑道:这不是因为我,也不是因为元军的入侵。

鼎中炼熟丹砂。把紫府清都作一家。想前人鹤驭,常游绛阙,浮生蝉蜕,岂恋黄沙。帝命守坟,王令修墓,男子正当如是邪。又何必,待过家上冢,书锦荣华。
自己早已深思熟虑,胸有成竹,如同鼎中丹砂炼熟,随时可以升天,以紫府清都仙界为家了。想以前仙人驾鹤常游于天上的绛阙;世俗之身如同蝉蜕壳一样被丢弃,岂能留恋于尘埃浊世?帝王命臣子守坟、修葺墓园,男子应当这样报效君王。又何必等到回家上坟,如同白天衣锦还乡一样显示荣华!

参考资料:

《唐宋词观止》编委会编. 唐宋词观止 下:学林出版社,2015.11:第68页&史杰鹏著.宋词三百首正宗:华夏出版社,2014.03:第375页

沁园春:词牌名,又名“东仙”“寿星明”“洞庭春色”等。
郓(yùn)州:北宋州名,治所须城,即今山东东平。这里用北宋旧名,以示不忘故国。
宰柏:坟墓上的柏树,又称宰树、宰木。
飞花:切寒食节。
只鸡斗酒:均指祭品。
几误林间噪喜鸦:祭扫过后,林间的鸦鹊就可来啄食这些祭品,由于自己多年末能祭扫,故耽误了鸦鹊。几,屡次。
紫府清都:道家称仙人居住之地为紫府;清都,指天帝所居的官。
绛阙:指神仙宫阙。苏轼《水龙吟》:“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
黄沙:意指尘埃浊世。
过家上家:回家乡上坟。此处非泛说,而是特指奉皇帝之命回家祭告先祖,显示皇帝的恩宠。
书锦:意指富贵还乡。

参考资料:

《唐宋词观止》编委会编. 唐宋词观止 下:学林出版社,2015.11:第68页&史杰鹏著.宋词三百首正宗:华夏出版社,2014.03:第375页

译文

唐朝温庭筠

红深绿暗径相交,抱暖含芳披紫袍。彩索平时墙婉娩,
轻球落处晚寥梢,窗中草色妒鸡卵,盘上芹泥憎燕巢。
自有玉楼春意在,不能骑马度烟郊。

红深绿暗径相交,抱暖含芳披紫袍。

彩索平时墙婉娩,轻球落处晚寥梢。

窗中草色妬鸡卵,盘上芹泥憎燕巢。

自有玉楼春意在,不能骑马度烟郊。

译文 注释

唐朝云表

寒食时看郭外春,野人无处不伤神。
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来哭人。

寒食时看郭外春,野人无处不伤神。
清明前夕,春光如画,田野上到处都是心神忧伤的扫墓人。

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来哭人。
仔细望去,平原之上又新增了众多新坟,这些新坟的主人一定有一半都是去年的扫墓人吧。

郭外春:城外的春光美景。郭指外城。野人:田野中扫墓的人。伤神:心神忧伤。
累累:众多、重叠、联贯成串貌。冢:坟墓。

译文 注释 赏析

宋朝赵鼎

寂寂柴门村落里,也教插柳记年华。
禁烟不到粤人国,上冢亦携庞老家。
汉寝唐陵无麦饭,山溪野径有梨花。
一樽径籍青苔卧,莫管城头奏暮笳。

寂寂柴门村落里,也教插柳记年华。
即使冷冷清清开着几扇柴门的村落里,也还是要插几根杨柳枝条,标志出每年的节令。

禁烟不到粤人国,上冢亦携庞老家。
寒食的传统虽然没有传到遥远的广东,但清明上坟奠祭祖先的礼仪还是和中原一样。

汉寝唐陵无麦饭,山溪野径有梨花。
时至今日,汉唐两代的王陵巨冢,已经没有人前去祭祀;而山边溪间的小路上仍生长着许多梨花。

一樽径籍青苔卧,莫管城头奏暮笳。
世代更替,非人力所能左右,不如喝上他一杯醉卧在青苔上,莫管关城门的号角声是否响起来。

寒食:节令名,清明前一天(一说清明前两天)。相传起于晋文公悼念介之推事,以介子推抱木焚死,就定于是日禁火寒食。
庞老家:指庞德公一家。庞德公,东汉襄阳人,隐居在岘山种田。荆州刺史刘表几次邀他出来做官,他拒绝了,带领全家到鹿门山中采药。后来另一个隐士司马徽来看他,正碰上他上坟扫墓归来。此泛指一般平民百姓全家上坟事。

译文 注释 赏析

宋朝吴文英

冷空淡碧,带翳柳轻云,护花深雾。艳晨易午。正笙箫竞渡,绮罗争路。骤卷风埃,半掩长蛾翠妩。散红缕。渐红湿杏泥,愁燕无语。
乘盖争避处。就解佩旗亭,故人相遇。恨春太妒。溅行裙更惜,凤钩尘污。酹入梅根,万点啼痕暗树。峭寒暮。更萧萧、陇头人去。

冷空淡碧,带翳柳轻云,护花深雾。艳晨易午。正笙箫竞渡,绮罗争路。骤卷风埃,半掩长蛾翠妩。散红缕。渐红湿杏泥,愁燕无语。

乘盖争避处。就解佩旗亭,故人相遇。恨春太妒。溅行裙更惜,凤钩尘污。酹入梅根,万点啼痕暗树。峭寒暮。更萧萧、陇头人去。

冷空淡碧,带翳柳轻云,护花深雾。艳晨易午。正笙箫竞渡,绮罗争路。骤卷风埃,半掩长蛾翠妩。散红缕。渐红湿杏泥,愁燕无语。
渡:一本作“沸”,一本作“波”。蛾:一本作“娥”。

乘盖争避处。就解佩旗亭,故人相遇。恨春太妒。溅行裙更惜,凤钩尘污。酹入梅根,万点啼痕暗树。峭寒暮。更萧萧、陇头人去。

译文 注释 赏析

清朝成鹫

亢龙宾天群龙战,潜龙跃出飞龙现。
白衣苍狗等浮云,处处从龙作宫殿。
东南半壁燕处堂,正统未亡垂一线。
百日朝廷沸似汤,十郡山河去如电。
高帝子孙隆准公,身殉社稷无牵恋。
粤秀峰头望帝魂,直与煤山相后先。
当时藁葬汉台东,三尺荒陵枕郊甸。
四坟角立不知名,云是诸王殉国彦。
左瞻右顾冢垒垒,万古一丘无贵贱。
年年风雨暗清明,陌上行人泪如溅。
寻思往事问重泉,笑折山花当九献。
怅望钟山春草深,谁人更与除坛墠!

亢龙宾天群龙战,潜龙跃出飞龙现。

白衣苍狗等浮云,处处从龙作宫殿。

东南半壁燕处堂,正统未亡垂一线。

百日朝廷沸似汤,十郡山河去如电。

高帝子孙隆准公,身殉社稷无牵恋。

粤秀峰头望帝魂,直与煤山相后先。

当时藁葬汉台东,三尺荒陵枕郊甸。

四坟角立不知名,云是诸王殉国彦。

左瞻右顾冢垒垒,万古一丘无贵贱。

年年风雨暗清明,陌上行人泪如溅。

寻思往事问重泉,笑折山花当九献。

怅望钟山春草深,谁人更与除坛墠!

亢龙宾天群龙战,潜龙跃出飞龙现。
亢龙:此处以之指明思宗朱由检。宾天:指帝王之死,此处指明思宗自缢死。群龙:指明朝王室子孙。潜龙、飞龙:均指王室子孙。

白衣苍狗等浮云,处处从龙作宫殿(diàn)
白衣苍狗:同白龙苍狗,比喻世事变幻无常。浮云:以浮动在空中的云比喻事物变幻无定。

东南半壁燕处堂,正统未亡垂一线。
半壁:半壁江山,谓明朝江山只剩下一半,一部分。燕处堂:比喻居安而无远虑。正统:指明代直系宗室。一线:指一支派系的后嗣。

百日朝廷沸似汤,十郡山河去如电。
沸似汤:指局势急迫紧张。电:电火,闪电,喻极快。

高帝子孙隆准公,身殉(xùn)社稷(jì)无牵恋。
高帝:指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隆准卽高鼻。隆准公指后唐王。社稷:土谷之神。

(yuè)秀峰头望帝魂,直与煤山相后先。
粤秀:山名,一作越秀山,又名越王山,俗名观音山,在今广州市区北部。煤山:即景山,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处。

当时藁(gǎo)葬汉台东,三尺荒陵枕郊甸(diàn)
藁葬:草草埋葬,藁指草。汉台:旧时广州城北郊古台,早废。郊甸:郊野。邑外为郊,郊外为甸。

四坟角立不知名,云是诸王殉国彦。
角立:据角而立。诸王:指后唐王弟辈子侄等明王室贵胄。彦:才德杰出的人。

左瞻右顾冢垒(lěi)垒,万古一丘无贵贱。
左瞻右顾:犹言向左右四处看。垒垒:连绵重叠貌。

年年风雨暗清明,陌上行人泪如溅。
陌上:路上。溅:飞洒,飞溅。

寻思往事问重泉,笑折山花当九献。
重泉:谓地下,死者之所居。犹言黄泉,九泉。九献:帝王宴请上公的仪节,献酒共九次。此处指祭供之物。

怅望钟山春草深,谁人更与除坛墠(shàn)
钟山:山名。在今江苏省南京市东郊。 除:维修,修治。坛墠:祭祀场所。坛为土筑高台,墠为郊外土地。

译文 注释

宋朝赵元镇

寂寞柴门村落里,也教插柳记年华。
禁烟不到粤人国,上冢亦携庞老家。
汉寝唐陵无麦饭,山溪野径有梨花。
一樽径籍青苔卧,莫管城头奏暮笳。

寂寞柴门村落里,也教插柳记年华。
即使冷冷清清开着几扇柴门的村落里,也还是要插几根杨柳枝条,标志出每年的节令。

禁烟不到粤人国,上冢亦携庞老家。
寒食的传统虽然没有传到遥远的广东,但清明上坟奠祭祖先的礼仪还是和中原上样。

汉寝唐陵无麦饭,山溪野径有梨花。
时至今日,汉唐两代的王陵巨冢,已经没有人前去祭祀;而山边溪间的小路上仍生长着许多梨花。

上樽径籍青苔卧,莫管城头奏暮笳。
世代更替,非人力所能左右,不如喝上他上杯醉卧在青苔上,莫管关城门的号角声是否响起来。

寒食:节令名,清明前一天(一说清明前两天)。相传起于晋文公悼念介之推事,以介之推抱木焚死,就定于是日禁火寒食。
庞老家:指庞德公一家。庞德公,东汉襄阳人,隐居在岘山种田。荆州刺史刘表几次邀他出来做官,他拒绝了,带领全家到鹿门山中采药。后来另一个隐士司马徽来看他,正碰上他上坟扫墓归来。此泛指一般平民百姓全家上坟事。
介之推:一作介子推,介推。春秋时晋国贵族。曾从晋文公流亡国外。文公回国后赏赐随从臣属,没有赏到他。遂和母亲隐居绵上山中而死。文公找寻不到,曾以绵上作为他名义上的封田。后世遂称绵山为介山。传说文公烧山逼他出来,他因不愿出来而被烧死。

译文

宋朝郑刚中

江乡时节逢寒食,花落未将春减色,
岭南能有几多花,寒食临之扫春迹。
花多花少非我事,春去春来亦堪惜。
柴门风雨小庭寒,无奈池塘烟草碧。
欲将诗句慰穷愁,眼中万象皆相识。
欣然应接已无暇,都为老来无笔力。

江乡时节逢寒食,花落未将春减色,

岭南能有几多花,寒食临之扫春迹。

花多花少非我事,春去春来亦堪惜。

柴门风雨小庭寒,无奈池塘烟草碧。

欲将诗句慰穷愁,眼中万象皆相识。

欣然应接已无暇,都为老来无笔力。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邵谒

春日照九衢,春风媚罗绮。万骑出都门,拥在香尘里。
莫辞吊枯骨,千载长如此。安知今日身,不是昔时鬼。
但看平地游,亦见摧輈死。

春日照九衢,春风媚罗绮。

万骑出都门,拥在香尘里。

莫辞吊枯骨,千载长如此。

安知今日身,不是昔时鬼。

但看平地游,亦见摧辀死。

春日照九衢(qú),春风媚罗绮。
九衢:四通八达的大道。媚:讨好,爱恋,此处作牵动解。罗绮:罗,轻软有疏孔的丝织物;绮,有花纹的丝织物。

万骑(jì)出都门,拥在香尘里。
万骑:许多骑马者。香尘:春游者身上所带的香气和扬起的尘土混合在一起称为香尘。

莫辞吊枯骨,千载长如此。

安知今日身,不是昔时鬼。

但看平地游,亦见摧辀(zhōu)死。
摧辀:摧,折断;辀,车辕。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