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诗词/古诗/越妇言

越妇言

唐朝罗隐

  买臣之贵也,不忍其去妻,筑室以居之,分衣食以活之,亦仁者之心也。

  一旦,去妻言于买臣之近侍曰:“吾秉箕帚于翁子左右者,有年矣。每念饥寒勤苦时节,见翁子之志,何尝不言通达后以匡国致君为己任,以安民济物为心期。而吾不幸离翁子左右者,亦有年矣,翁子果通达矣。天子疏爵以命之,衣锦以昼之,斯亦极矣。而向所言者,蔑然无闻。岂四方无事使之然耶?岂急于富贵未假度者耶?以吾观之,矜于一妇人,则可矣,其他未之见也。又安可食其食!”乃闭气而死。

译文

  朱买臣地位变高的时候,没有痛恨他的前妻,建房子让她居住,分衣服食物让她生存,这也是仁爱之人的心意啊!

  一天,前妻对朱买臣的身边侍从说:“我在朱买臣的跟前做这做那,好多年了。每次想到忍饥挨冻勤勉苦读的时候,看见买臣的志向,何尝不曾说过官运亨通以后,把匡正国家、辅助国君作为自己的使命,把安抚平民救济百姓作为心愿。而我不幸离开买臣也好多年了,买臣果然官运亨通了。天子赐给爵位,任用他,让他衣锦还乡,这也达到顶点了。但他从前所说的话,了无声息再也听不到了。难道是天下没有处理的事情使他这样吗?抑或是急于求富贵而没有时间考虑呢?依我看来,他只是在一个妇人面前夸耀就满足了,其他的没有发现能做什么。又怎能吃他的食物呢?”于是自缢而死。

参考资料:

顾歆艺 译注.晚唐小品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117-119

注释

越妇,指汉武帝时朱买臣的前妻,因朱买臣的家乡,春秋时属越国,故称越妇。
买臣:朱买臣(?一前115),西汉人,武帝时曾任会稽太守。
去妻:前妻。
居之:让她居住。居,此处为使动用法。
活:养活。
一旦:一天。
近侍:身边的侍从。
秉箕帚:拿着扫帚、簸箕,指做洒扫庭除之事。意思是为人妻。翁子:古代妇女称丈夫的父亲为翁,翁子是对丈夫的委婉称呼。
有年矣:有些年了,好多年了。
通达:做高官。
匡国:匡正国家。致君:使君尊贵,即辅佐国君,使其成为圣明的君主。致,使。
济物:救济百姓。物,这里指人。心期:心愿,志愿。
疏爵:赐给爵位。疏,分、赐。命:任用。
衣锦以昼之:意思是让他衣锦还乡。《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羽烧毁秦宫室后,意欲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朱买臣拜为会稽太守后,汉武帝也对他说了这句话。衣,穿。锦和绣同指有彩色花纹的丝织品,即官服。昼之,使他白天行走,比喻荣归故里。
斯亦极矣:这也达到顶点了。
向:过去,以前。
蔑然:泯灭、消失的样子。无闻:指没有听到实现。
未假:不暇,没空闲。假,通“暇”。度(duó):思考。
矜于一妇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夸耀自己。矜(jīn),夸耀。
又安可食其食:又怎么能吃他的食物呢?
闭气而死:自缢而死。

参考资料:

顾歆艺 译注.晚唐小品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117-119

罗隐的其它诗文

唐朝罗隐

细玉罗纹下碧霄,杜门颜巷落偏饶。巢居只恐高柯折,
旅客愁闻去路遥。撅冻野蔬和粉重,扫庭松叶带酥烧。
寒窗呵笔寻诗句,一片飞来纸上销。

唐朝罗隐

得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愁。

唐朝罗隐

吴王醉处十馀里,照野拂衣今正繁。经雨不随山鸟散,
倚风疑共路人言。愁怜粉艳飘歌席,静爱寒香扑酒樽。
欲寄所思无好信,为人惆怅又黄昏。

唐朝罗隐

灞岸晴来送别频,相偎相倚不胜春。
自家飞絮犹无定,争解垂丝绊路人。

唐朝罗隐

一年两度锦城游,前值东风后值秋。
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
山将别恨和心断,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唐朝罗隐

锺陵醉别十余春,
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俱是不如人?

唐朝罗隐

莫恨雕笼翠羽残,江南地暖陇西寒。
劝君不用分明语,语得分明出转难。

唐朝罗隐

篱外清阴接药阑,晓风交戛碧琅玕。
子猷死后知音少,粉节霜筠谩岁寒。

唐朝罗隐

家国兴亡自有时,
吴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倾吴国,
越国亡来又是谁?

唐朝罗隐

不必嫌漂露,何妨养羽毛。汉妃金屋远,卢女杏梁高。
野迥双飞急,烟晴对语劳。犹胜黄雀在,栖息是蓬蒿。
作者信息
罗隐(833—910),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代人。大中十三年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黄巢起义后,避乱隐居九华山,光启三年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  
古诗文分类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