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诗词/古诗/笼鹰词

笼鹰词

唐朝柳宗元

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云披雾裂虹蜺断,
霹雳掣电捎平冈。砉然劲翮翦荆棘,下攫狐兔腾苍茫。
爪毛吻血百鸟逝,独立四顾时激昂。炎风溽暑忽然至,
羽翼脱落自摧藏。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顾惊且伤。
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

译文

萧瑟的秋风里飘飞着严霜,雄鹰展翅直上九霄迎接那曙光。
铁翅冲破云雾,斩断长虹,挟带着雷电掠过平旷的山岗。
忽然俯冲下来,披荆斩棘,抓起狐狸与兔子又重回九天之上。
利爪存毛,钢喙沾血,百鸟纷纷躲藏,雄鹰环顾四周,无人能敌,不禁慷慨激昂。
不料湿热的夏天骤然而至,抱病的雄鹰羽毛尽脱,元气大伤。
草丛中的狐狸与老鼠居然也敢乘人之危当面骚扰,一夜之中挑衅不断,令人寝食难安。
雄鹰只愿凭借下一个天高气爽的秋季,挣脱重重枷锁再上万里云间。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875&王松龄 杨立扬 等.柳宗元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4-6

注释

凄风:指秋风。淅沥(xī lì):风声。严霜:寒霜。
翻:飞翔。曙光:黎明的阳光。唐太宗《除夜》诗:“对此欢终宴,倾壶待曙光。”
披:分开。裂:冲破。虹霓(ní):彩虹。
霹雳:响雷,震雷。汉枚乘《七发》:“其根半死半生,冬则烈风漂霰飞雪之所激也,夏则雷霆霹雳之所感也。”掣(chè)电:闪电。捎:掠过。
砉(huā)然:象声词。这里指鹰俯冲时发出的响声。劲翮(hě):强劲有力的翅膀。
攫(jué ):抓取。苍茫:指天空。
爪毛:爪上带着毛。吻血:嘴上沾着血。百鸟逝:各种鸟都逃避躲藏起来。
独立:单独站立。《论语·季氏》:“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激昂:心情振奋,气概昂扬。
炎风溽(rù)暑:盛夏又湿又热的气候。
摧藏:摧伤,挫伤。汉王昭君《怨诗》:“离宫绝旷,身体摧藏。”
为患:形成危险、灾祸。
一夕十顾:一夜之间多次张望。
清商:清秋。假:凭借。
拔去:摆脱。万累:各种束缚。一作“万里”。云间:指天上。南朝梁刘孝威《斗鸡篇》:“愿赐淮南药,一使云间翔。”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875&王松龄 杨立扬 等.柳宗元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4-6

赏析

  此诗以笼鹰自喻抒发了作者当年参加政治革新活动时的豪情壮志,以及失败后遭到迫害摧残的悲愤;渴望有朝一日能冲出樊笼,展翅高飞,实现其宏伟抱负。

  诗的前半部分,极写鹰击长空,叱咤风云的雄姿。前两句“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说苍鹰不畏严寒,迎着曙光,上薄云天。“云披雾裂虹霓断,霹雳掣风驰”中的“凄风”、“严霜”这些冷色调的字眼,使整个画面弥漫着肃杀之气。而“虹霓”、“霹雳”等词,又平添几笔耀眼的暖色。“砉然劲翻剪荆棘,下攫狐兔腾苍茫”,以粗放之笔写苍鹰的作为,“一剪”、“一攫”刚劲利索,可谓所向披靡。“爪毛吻血百鸟逝,独立回顾时激昂”,以特写手法刻划苍鹰的神采,气宇轩昂,不同凡俗。这里的“荆枣”、“狐兔”既切合时景,又蕴含政治寓意。

  柳宗元礼赞苍鹰,读者想要知道作者的真意,可从他坦陈心事的书信中寻找答案。《寄许京兆孟客书》云:“宗元早岁,与负罪者友善,始奇其能,谓可以立仁义,裨教化。过不自料,勤勤免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不知愚陋,不可为强,其素意如此也”。又云:“年少气锐,不识几徵,不知当否,但欲一心直遂,果陷刑法,皆自所求得之,又何怪也?”这里虽有自轻自责的意思,但他并不讳言“永贞革新”之际,怀有济世救民的志向,期望“一心直遂”,取得成功。柳宗元少年得志,位居显要,那种卓厉的气概,就活似矫健的苍鹰。

  诗的后半部分,写形势陡变,苍鹰突遭厄运,困蹇惶恐,日夕不安。“炎风溽暑忽然至,羽翼脱落自摧藏”以季节更替喻政局变化,以脱毛换羽暗指自身受到迫害。“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顾惊且伤”,以狸鼠为患喻处境险恶,以寤寐不宁直抒胸中的积愤。柳宗元一朝谪废,饱尝奔窜禁锢之苦,形容自己犹如翼摧羽折,任人宰割的落难之鹰,是很自然的,也是很贴切的。诗的结尾两句“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是体现出诗人企盼“起废”的急切心情。这种心情在他的书信中再三再四的倾吐过。这首诗充分地展示了柳宗元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自信,及对迫害者的鄙视。

  金元好问评柳诗云:“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遗山先生文集》卷十一《论诗绝句》)一语道破了柳宗元诗歌感情深沉,弦外有音的特点。这首《笼鹰词》正体现了柳诗的这一特点。

创作背景

  这是一首托物言志诗,作于柳宗元贬居永州时期。唐顺宗永贞元年(805年),柳宗元参加王叔文等领导的永贞革新。同年八月,永贞革新失败。永贞革新失败后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贬谪永州时期,柳宗元心情郁闷,写下很多诗文,这首《笼鹰词》为其中之一。
柳宗元的其它诗文

唐朝柳宗元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唐朝柳宗元

幽沉谢世事,俯默窥唐虞。上下观古今,起伏千万途。
遇欣或自笑,感戚亦以吁。缥帙各舒散,前后互相逾。
瘴痾扰灵府,日与往昔殊。临文乍了了,彻卷兀若无。
竟夕谁与言,但与竹素俱。倦极便倒卧,熟寐乃一苏。
欠伸展肢体,吟咏心自愉。得意适其适,非愿为世儒。
道尽即闭口,萧散捐囚拘。巧者为我拙,智者为我愚。
书史足自悦,安用勤与劬。贵尔六尺躯,勿为名所驱。

唐朝柳宗元

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唐朝柳宗元

秋气集南涧,独游亭午时。回风一萧瑟,林影久参差。
始至若有得,稍深遂忘疲。羁禽响幽谷,寒藻舞沦漪。
去国魂已远,怀人泪空垂。孤生易为感,失路少所宜。
索寞竟何事,徘徊只自知。谁为后来者,当与此心期。

唐朝柳宗元

泾水黄,陇野茫。负太白,腾天狼。有鸟鸷立,羽翼张。
钩喙决前,钜趯傍;怒飞饥啸,翾不可当。老雄死,
子复良。巢岐饮渭,肆翱翔。顿地纮,提天纲。
列缺掉帜,招摇耀铓。鬼神来助,梦嘉祥。脑涂原野,
魂飞扬。星辰复,恢一方。

唐朝柳宗元

早梅发高树,回映楚天碧。
朔吹飘夜香,繁霜滋晓白。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

唐朝柳宗元

守闲事服饵,采朮东山阿。东山幽且阻,疲苶烦经过。
戒徒劚灵根,封植閟天和。违尔涧底石,彻我庭中莎。
土膏滋玄液,松露坠繁柯。南东自成亩,缭绕纷相罗。
晨步佳色媚,夜眠幽气多。离忧苟可怡,孰能知其他。
爨竹茹芳叶,宁虑瘵与瘥。留连树蕙辞,婉娩采薇歌。
悟拙甘自足,激清愧同波。单豹且理内,高门复如何。

唐朝柳宗元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粤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方。

唐朝柳宗元

苦热中夜起,登楼独褰衣。山泽凝暑气,星汉湛光辉。
火晶燥露滋,野静停风威。探汤汲阴井,炀灶开重扉。
凭阑久彷徨,流汗不可挥。莫辩亭毒意,仰诉璇与玑。
谅非姑射子,静胜安能希。
作者信息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山西运城人,世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愚溪”,汉族,祖籍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运城、芮城一带)。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想家,与韩愈共同倡导唐代古文运动,并称为“韩柳”。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与唐代的韩愈、宋代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和曾巩, 并称为 “唐宋八大
古诗文分类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