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今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
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
南陵的江水,满满地、慢悠悠地流荡,西风紧吹,轻云掠过,秋天即将来到身旁。

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正当客居他乡,心情孤寂凄清的时候,忽见哪家的女子独倚在临江的楼窗?

参考资料:

吴鸥 等 .杜牧诗文选译 .成都 :巴蜀书社 ,1991 :107 .& 乔力 .唐诗精华分卷 .北京 :朝华出版社 ,1991 .& 贺新辉 .唐诗精品鉴赏辞典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 .

南陵:唐县名,在今安徽省繁昌县西。
客:作者自指。孤迥:指孤单。

参考资料:

吴鸥 等 .杜牧诗文选译 .成都 :巴蜀书社 ,1991 :107 .& 乔力 .唐诗精华分卷 .北京 :朝华出版社 ,1991 .& 贺新辉 .唐诗精品鉴赏辞典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 .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雨过后一只蝉在聒噪,松桂飘萧气候已交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青苔长满台阶,白鸟故意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暮霭已生深树,斜阳渐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谁知这条寂静的竹西路,通向那歌吹繁华的扬州。

参考资料:

陈光.杜牧诗赏读:线装书局,2007年:19页&章培恒 安平秋 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年:48页

禅智寺:也叫上方寺、竹西寺,在扬州使节衙门东三里。史载其位于蜀冈之尾,原是隋炀帝故宫,后建为寺,居高临下,风景绝佳,是扬州胜景之一。
蝉噪:指秋蝉鸣叫。北朝梁王籍《入若耶溪》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飘萧:飘摇萧瑟。
阶砌:台阶。
白鸟:指通常为白色羽毛的鸟,如鹤、鹭一类的鸟。故:故意。迟留:徘徊不愿离去。
暮霭:黄昏的云气。
竹西路:指禅智寺前官河北岸的道路。竹西,在扬州甘泉之北。后人在此筑亭,名日竹西亭,或称歌吹亭。
歌吹是扬州:典出鲍照《芜城赋》:“车挂轊,人驾肩。廛闬扑地,歌吹沸天。”芜城即扬,由此化出“歌吹是扬州”。歌吹,歌声和音乐声;吹,指吹奏乐器。

参考资料:

陈光.杜牧诗赏读:线装书局,2007年:19页&章培恒 安平秋 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年:48页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
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

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
站在溪桥远眺,落日西斜,距地两竿,对岸杨柳含烟,淡影朦胧。

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
水面上,荷叶亭亭、相簇相拥,一阵西风吹过,满溪荷叶随风翻转,似含无限愁情。

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

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杜牧

七子论诗谁似公?曹刘须在指挥中。
荐衡昔日知文举,乞火无人作蒯通。
北极楼台长挂梦,西江波浪远吞空。
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辞满六宫。

七子论诗谁似公,曹刘须在指挥中。
建安七子论作诗哪个比得此公?曹植刘桢也应当在您指挥之中。

荐衡昔日知文举,乞火无人作蒯通。
虽知当日推荐祢衡有个孔文举,可叹没有人再作“乞火”的蒯通。

北极楼台长挂梦,西江波浪远吞空。
朝廷的楼台常常牵动您的魂梦,像那西江波涛远远遮蔽天空。

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词满六宫。
可惜您“故国三千里"的名句,白白地传唱在皇帝的后宫。

参考资料: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05:第98页&任文京.杜牧诗歌精选:花山文艺出版社,1996.01:第92页

长句:指七言诗。
七子:指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
曹刘:曹植、刘桢,二人是当时著名的诗人。
荐:举荐。衡:祢衡。文举:孔融字文举。祢衡是汉末辞赋家,性格刚强。孔融爱其才,上书推荐他。句后原注:“令狐相公曹表荐处士。”令狐相公即令狐楚。
“乞火”句:乞火:用汉代蒯通典故,详见《汉书·蒯通传》。蒯通当时任曹参门客,曾为两位隐士说好话,使曹参重用他们。令狐楚表荐张祜,穆宗问元稹,元稹贬低张祜,穆宗终不用张祜。
北极:指北极星,此处喻朝廷。挂梦:梦中思念。
西江:从西面来的大江,即长江。张祜居地丹阳(今江苏丹阳)近长江。
可怜:可惜。故国三千里:张祜《宫词》:“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河满子,双泪落君前。”
六宫:皇帝的后宫。

参考资料: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05:第98页&任文京.杜牧诗歌精选:花山文艺出版社,1996.01:第92页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杜牧

平生睡足处,云梦泽南州。
一夜风欺竹,连江雨送秋。
格卑常汩汩,力学强悠悠。
终掉尘中手,潇湘钓漫流。


平生睡足处,云梦泽南州。
在我一生中睡眠最充足的地方,就是云梦泽的南部的黄州。

一夜风欺竹,连江雨送秋。
一夜都是风吹竹子声响,连着江面的阴雨送来了秋意。

格卑常汩汩,力学强悠悠。
格调卑下通常就才思如泉涌不断,努力学习就能强胜忧愁

终掉尘中手,潇湘钓漫流。
相信最终能够回转尘世中的凡手,到思念的潇湘之地做那不同于屈原的渔父来钓鱼在江流。

参考资料:

周蒙,冯宇主编.全唐诗广选新注集评 8: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08:140

齐安郡:即黄州。
平生:平素、往常。
云梦泽:古江汉平原上的众多湖泊。
风欺竹:形容厉风刮竹枝的情景。
格卑:谓自己官秩、等级卑下。格,品等,差秩。
汩汩(gǔ):水急流貌,指文思源源不断。
力学:努力学习。
掉:回转。
漫流:水势很大的河流,四处流淌的河流,此处指潇湘的大水流。

参考资料:

周蒙,冯宇主编.全唐诗广选新注集评 8: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08:140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屏风周昉画纤腰,岁久丹青色半销。
斜倚玉窗鸾发女,拂尘犹自妒娇娆。

屏风周昉画纤腰,岁久丹青色半销。
屏风上周昉画的美人丰满而细腰,时间长久画上的颜色大半已褪消。

斜倚玉窗鸾发女,拂尘犹自妒娇娆。
斜倚玉窗梳着鸾凤形发髻的少女,拂去画上灰尘还在嫉妒美人娇娆。

参考资料:

张国举.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长春出版社,2010:677-678

屏风:室内陈设。用以挡风或遮蔽的器具,上面常有字画。
周昉:字景玄,唐代画家,长安人。工仕女,兼工肖像。
丹青:指画像;图画。
玉窗:窗的美称。
鸾发:鸾髻。
犹自:还是,尚自。娇娆:柔美妩媚,代指画上的美女。

参考资料:

张国举.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长春出版社,2010:677-678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余。翠茁凤生尾,丹叶莲含跗。
高阁倚天半,章江联碧虚。此地试君唱,特使华筵铺。
主人顾四座,始讶来踟蹰。吴娃起引赞,低徊映长裾。
双鬟可高下,才过青罗襦。盼盼乍垂袖,一声雏凤呼。
繁弦迸关纽,塞管裂圆芦。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
主人再三叹,谓言天下殊。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
龙沙看秋浪,明月游朱湖。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
旌旆忽东下,笙歌随舳舻。霜凋谢楼树,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尘土,樽前极欢娱。飘然集仙客,讽赋欺相如。
聘之碧瑶珮,载以紫云车。洞闭水声远,月高蟾影孤。
尔来未几岁,散尽高阳徒。洛城重相见,婥婥为当垆。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
门馆恸哭后,水云秋景初。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隅。
洒尽满襟泪,短歌聊一书。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舞来乐籍中。后一岁,公移镇宣城,复置好好于宣城籍中。后二岁,为沈著作以双鬟纳之。后二岁,于洛阳东城重睹好好,感旧伤怀,故题诗赠之。
我于大和三年在已故的吏部侍郎沈公任江西观察使的幕府供职。那时张好好十三岁,已经小有名气,刚因会唱歌而被编入乐籍。过了一年,沈公改官宣歙观察使,又把张好好带去安排在宣城乐籍。又过了两年,张好好被沈公弟弟著作郎沈述师以双鬟的年纪纳为姬妾。再后两年,我在洛阳东城重又见到张好好。感旧伤怀,就题了这首诗送给他。

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余。
您是南昌佳丽人,当年十三才有余。

翠茁凤生尾,丹脸莲含跗。
像嫩绿凤尾刚生芽,像晕红莲花还含苞。

高阁倚天半,章江联碧虚。
高阁依在半天里,章江连接碧云霄。

此地试君唱,特使华筵铺。
在这里请您试珠喉,专为此把华丽宴排铺。

主公顾四座,始讶来踟蹰。
主人公环顾四座客,正惊讶您来得踟蹰。

吴娃起引赞,低回映长裾。
吴娃就起身引您上前,还犹豫掩长袖半遮面。

双鬟可高下,才过青罗襦。
一双发髻高低恰合宜,青螺小袄正显身娇俏。

盼盼乍垂袖,一声雏凤呼。
明眸妩媚静垂下双袖,歌喉啭动犹如雏凤鸣呼。

繁弦迸关纽,塞管裂圆芦。
急促的弦索弹出关纽,高亢的管乐像要吹裂圆芦。

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
多少乐声都跟不上您的歌唱,缭绕飘渺飞向那碧云天路。

主公再三叹,谓言天下殊。
主人公赞叹了还又赞叹,说这样的歌声天下称罕。

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
送给您天马绸缎,还配上水犀头梳。

龙沙看秋浪,明月游东湖。
到龙沙洲去看秋浪,在明月下畅游东湖。

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从那以后我们便常常会面,三日不见就要算时隔太疏。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
美丽资质随着月亮变得丰满,浓艳风情跟着春天更加展舒。

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
深红的嘴唇渐渐轻灵乖巧,轻盈的步态越发从容自如。

旌旆忽东下,笙歌随舳舻。
旌旆旗帜忽然东下,笙歌乐舞转随舳舻。

霜凋谢楼树,沙暖句溪蒲。
秋霜凋萎谢楼楼畔树,春沙温暖句溪溪边蒲。

身外任尘土,樽前且欢娱。
身外事任由它等同尘土,酒杯前且尽人生欢娱。

飘然集仙客,讽赋欺相如。
集仙殿里飘然客,作赋压倒司马相如。

聘之碧瑶佩,载以紫云车。
聘您使用碧瑶珮,载您动用紫云车。

洞闭水声远,月高蟾影孤。
从此洞门关闭水声远,明月高悬蝉影孤。

尔来未几岁,散尽高阳徒。
自那时过了没几年,已经散尽了我们这些高阳酒徒。

洛城重相见,婥婥为当垆。
洛阳城东重又相见爱你,您身姿绰约正酒店当垆。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
奇怪我“为什么事情所苦,年轻轻的就白了须胡?

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
同游的伙伴如今可还在?这失意的日子可还受得住?”

门馆恸哭后,水云愁景初。
在我哭悼沈公后,水天尽染初秋色。

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隅。
斜阳冷光照衰柳,凉风暗生起座隅。

洒尽满襟泪,短歌聊一书。
泪水洒满胸衣襟,短歌一曲为您书。

参考资料:

吴鸥 等.杜牧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40-47&罗时进 编选.杜牧集.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26-30

张好好:本为歌伎,与杜牧早年在江西幕府时相识。后来张好好得到沈传师的赏识,并随其来到宣城,与杜牧颇有往来。后来沈传师的弟弟纳张好好为妾,从此就与杜牧音信隔绝。大和(太和)七年(年),沈传师任吏部侍郎,宣城幕府中的僚属们也就各奔前程。直到五年后杜牧来到洛阳,才发现张好好早已被薄情的丈夫抛弃,在洛阳东城的一家酒店里卖酒。
大和:唐文宗年号(—),也作“太和”。
佐:辅佐。吏部沈公:沈传师,字子言,吴(今江苏苏州)人,大和(太和)二年(年)以尚书右丞出为江西观察使,曾召杜牧为幕僚。大和(太和)九年(年)死于吏部侍郎任上,故称“吏部沈公”。幕:幕府,将军的府署。
乐籍:乐部的名册。古时官伎隶属于乐部。
移镇宣城:沈传师于大和(太和)四年(年)九月调任宣歙观察使。
沈著作:沈传师的弟弟沈述师,字子明,大概曾任著作郎或者著作佐郎,故称。双鬟:将头发盘曲绕成环状,挽成双髻,为年少女子的常见发型。一说指一千万钱。
豫章:郡名,即洪州,治所在今江西南昌。沈传师为江西观察使即驻于此地。姝:美女。
茁:生长。凤生尾:植物,当即凤尾竹。
跗(fū):花萼的基部。
高阁:指滕王阁,为唐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所建,旧址在江西新建县西章江门上,西临大江。
章江:即章水,源出江西崇义聂都山,东北流入赣县,与贡水合流为赣江,经南昌流入鄱阳湖。碧虚:天空。
华筵:丰盛的宴席。
主公:指沈传师。顾:回头看。
踟(chí)蹰(chú):徘徊不前的样子。
吴娃:吴地的美女。起引:搀扶引领。
裾(jū):衣服的前襟。
罗襦(rú):丝罗制成的短袄。
盼盼:贞元间名伎关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为武宁节制徐建封所宠。这里代指张好好。
雏凤呼;形容声音清越,如同小凤凰的鸣叫声。
繁弦:急促的乐声。迸:喷射,裂开。关纽:琴弦的转轴。
塞管:即芦管,一种少数民族乐器。
袅袅:歌声绵延不断。云衢:天空。
主公:一作“主人”。
天马锦:用沙狐皮做成的皮大衣。沙狐活动于沙丘地带,身小皮白,肚子下的皮称为天马皮,下巴下的皮称为乌云豹,都是极为贵重的皮料。
副:配上。水犀梳:用珍贵的水犀角制成的梳子。
龙沙:地名,在南昌城北,因其地多白沙并呈龙形,故名。
东湖:地名,在南昌城东,与章江相通,也是当时的游览胜地。
玉质:玉体。满:丰满。
艳态:娇艳的姿态。舒;舒展。
绛唇:红唇。
云步:像云彩一样飘逸的脚步。虚徐:轻柔,舒缓。
旌(jīng)旆(pèi):旌旗。东下:指沈传师调任宣州。
舳(zhú)舻(lú):船尾为舳,船头为舻,指首尾相连的船只。
谢楼:谢朓楼,在宣城北,又名北楼,南朝齐宣城太守谢所建。
句溪:又名东溪,从宣城东流过,曲折如同“句”字,故名。
樽:酒杯。
集仙客:指沈述师。此句下诗人自注:“著作尝任集贤校理。”集贤为唐代宫殿名,内设书院,有学士、直学士等职。
讽赋:作赋。欺:压倒。相如:司马相如,字长卿,西汉著名文学家,初名犬子,因慕战国时人蔺相如,改名为相如。名作有《子虚赋》《上林赋》《大人赋》《长门赋》等。
聘:下聘,用礼物订婚。碧瑶:碧绿的玉佩,形容贵重。
紫云车:仙人乘坐的车子,形容豪华。典出《博物志》:“王母乘紫云车而至于殿西。”
洞闭水声远:典出南朝宋刘义庆《幽明录》,东汉永平年间,刘晨和阮肇在天台山桃源洞遇见二位仙女,偕至洞府,结为伉丽。平日以对弈为乐。半年后思乡心切,二女相送出溪口,返家一看,竟已历七世。后来两人再度来山,终于修仙上天。这里暗指张好好嫁给沈述师后不再与故人往来。
月高蟾影孤:用嫦娥奔月的故事,嫦娥为后羿之妻,偷吃了长生不老药,托身于月宫,化为蟾蜍。此处暗示张好好独守空房,孤单寂寞。
尔来:从那时起。
高阳徒:即高阳酒徒。典出《史记·郦生陆贾列传》,刘邦引兵过陈留,高阳人郦食其求见,刘邦闻使者言“状貌类大儒”,遂不想见。令使者出谢曰:“沛公敬谢先生,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儒人也。”郦食其大怒呵斥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乃延入,后受重用。后用“高阳酒徒”指嗜酒而放荡不羁的人。
洛城:洛阳。诗人于大和(太和)九年(年)秋,以监察御史分司洛阳。
为当垆(lú):典出《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后,贫困无以为生,只得开了一家小酒店,文君当垆掌厨,相如招待客人并洗涤杯碟。婥婥,姿态美好的样子;当垆,指卖酒,垆是酒店里安放酒坛的土台。
怪我:对我感到惊奇。
落拓:无拘无束,自由放纵。
“门馆”句:指诗人因为沈传师的去世而痛哭。因为杜牧曾为沈传师的幕僚,故有此称。“恸哭”典出《晋书·谢安传》,谢安之甥羊昙为谢安所爱重,谢安曾经坐车进西州门。谢安死后,羊昙走路从不经过那里,一次大醉后不觉走到了西州门,发觉后恸哭而返。
座隅:座边。

参考资料:

吴鸥 等.杜牧诗文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40-47&罗时进 编选.杜牧集.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26-30

译文 注释

唐朝杜牧

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
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

千秋佳节名空在,承露丝囊世已无。
当年庆玄宗生日的千秋节而今只留空名,那贺寿的承露丝囊世上也不再存在。

唯有紫苔偏称意,年年因雨上金铺。
只有那紫苔得意地生长着,因雨水浇灌它长得很旺很盛,直长得上了那门扉上的铜座铜环。

参考资料:

(唐)杜牧著,张厚余解评.杜牧集 名家选集卷:山西古籍出版社,2004年01月:26

勤政楼:唐玄宗开元前期(713~741年)所建,全称“勤政务本之楼”,是玄宗处理政务、国家举行重大典礼的地方。
千秋佳节:开元十七年(729年)八月五日,玄宗为庆祝自己的生日,在此楼批准宰相奏请,钦定这一天为千秋节,布告天下。
承露丝囊(náng):每年一度的千秋节,玄宗都举行盛典,大宴群臣,接受群臣祝寿。
紫苔(tái):一种漫生杂草。
金铺:宫门上的安装门环的金属底托,多铸成兽形以为装饰。

参考资料:

(唐)杜牧著,张厚余解评.杜牧集 名家选集卷:山西古籍出版社,2004年01月:26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杜牧

句吴亭东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游。
青苔寺里无马迹,绿水桥边多酒楼。
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
月明更想桓伊在,一笛闻吹《出塞》愁。

谢眺诗中佳丽地,夫差传里水犀军。
城高铁瓮横强弩,柳暗朱楼多梦云。
[润州城,孙权筑,号为铁瓮。]
画角爱飘江北去,钓歌长向月中闻。
扬州尘土试回首,不惜千金借与君。

句吴亭东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游。
向吴亭东放眼望去千里清秋,我当年曾经在这里高歌畅游。

青苔寺里无马迹,绿水桥边多酒楼。
寺里结满青苔没有马的足迹,桥边荡漾绿水增添很多酒楼。

大抵南朝皆旷达,可怜东晋最风流。
大体上南朝人物个个都旷达,可爱那东晋名士世上最风流。

月明更想桓伊在,一笛闻吹出塞愁。
月明之夜更加希望桓伊出现,听他用笛声吹奏出塞的怨愁。

谢眺诗中佳丽地,夫差传里水犀军。
谢眺诗中赞美此处是最好的美丽地方,夫差传记里说是他训练穿犀牛皮铠甲的水军的地方。

城高铁瓮横强弩,柳暗朱楼多梦云。
城高如铁桶横列劲弩硬弓,绿柳浓暗女子在红楼中做着巫山云雨的约会梦。

画角爱飘江北去,钓歌长向月中闻。
雕画的号角声顺着南风飘向江北,月下也常听有隐士在此唱着钓鱼歌。

扬州尘土试回首,不惜千金借与君。
扬州驾骑车马的人回头到镇江一试旅游,我将不吝啬千两黄金借给您。

参考资料:

张国举.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长春出版社,2010:665-666

润州:治所在今江苏镇江。
句吴:即吴国。《史记·吴太伯世家》:“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句:一作“向”。向吴亭:在丹阳县南面。
放歌:放声歌唱。 唐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诗:“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马:一作“鸟”。
旷达:开朗,豁达。多形容人的心胸、性格。《晋书·裴頠传》:“处官不亲所司,谓之雅远;奉身散其廉操,谓之旷达。”
可怜:可爱,可羡慕。风流:洒脱放逸,风雅潇洒。《后汉书·方术传论》:“汉世之所谓名士者,其风流可知矣。”
桓伊:东晋将领、名士,早年月下遇王懿之为他吹笛。
一笛:指一支笛的声音。唐沈彬《金陵》诗之二:“一笛月明何处酒?满城秋色几家砧。”出塞:曲名,曲调哀愁。
谢朓:南朝齐文学家。
夫差:春秋末期吴国国君。水犀军:披水犀甲的水军。
铁瓮:润州城,孙权筑,号为铁瓮。
朱楼:谓富丽华美的楼阁。《后汉书·冯衍传下》:“伏朱楼而四望兮,采三秀之华英。”
画角:古管乐器。传自西羌。
钓歌:渔歌。渔人所唱的歌。唐王勃《长柳》诗:“郊童樵唱返,津叟钓歌还。”
扬州:今属江苏。尘土:指尘世;尘事。
千金:极言钱财多。

参考资料:

张国举.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长春出版社,2010:665-666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杜牧

潇洒江湖十过秋,酒杯无日不迟留。
谢公城畔溪惊梦,苏小门前柳拂头。
千里云山何处好?几人襟韵一生休?
尘冠挂却知闲事,终把蹉跎访旧游。


潇洒江湖十过秋,酒杯无日不迟留。
潇洒不羁飘荡江湖十多个春秋,没有一天不在酒杯前徘徊逗留。

谢公城畔溪惊梦,苏小门前柳拂头。
谢公城边被溪水声响惊醒酣梦,苏小门前的柳枝常常拂过我头。

千里云山何处好,几人襟韵一生休。
天下的山川景物到底哪里最好,几人怀抱这般情韵一生就罢休?

尘冠挂却知闲事,终拟蹉跎访旧游。
尘世中人挂冠归去原是平常事,终于将蹉跎了的光阴来寻访旧游。

参考资料: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年:51-52页&王克俭.杜牧诗文选: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7年:57页

潇洒:形容人的超逸脱俗。十过秋:十多年。杜牧自文宗大和二年(828)十月佐沈传师江西幕,转宣城,又转淮南牛僧孺幕;一度升为监察御史,不久移疾分司东都,后又到宣州崔郸幕,至内升左补阙的开成三年(838)冬,首尾共十一年。
迟留:即滞留,有流连、耽搁之意。
谢公城:指宣城。因南齐谢脁曾作宣城太守,留有谢公楼、谢公亭等多处古迹,故称。
苏小:南齐时钱塘名妓苏小小。
云山:泛指山川秀色。
襟韵:指人的情怀风度。
尘冠挂却:辞官不做。闲事:等闲之事,平常的事。
蹉跎:光阴白白地过去。

参考资料:

章培恒,安平秋,马樟根.杜牧诗文选译 修订版:凤凰出版社,2011年:51-52页&王克俭.杜牧诗文选: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7年:57页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