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志

译文 注释

宋朝赵长卿

十载仰高明,一见心相许。来日孤舟西水门,风饱征帆腹。
后夜起相思,明月清江曲。若见秋风寒雁来,能寄音书否。

十载仰高明,一见心相许。来日孤舟西水门,风饱征帆腹。
敬慕那德高睿智的贤人已多年,只盼望能够见一面。往日独自乘船到达西水门,风吹日晒是何等的孤寂与艰辛。

后夜起相思,明月清江曲。若见秋风寒雁来,能寄音书否。
夜深人静心中泛起无限相思,月光下的清江蜿蜒无边际。如果秋天大雁飞来,不知能否代我传递书信。

仰:敬慕。
高明:指崇高明睿的人。
来日:往日,过去的日子。
西水门:西水门曾是嘉陵江边的一个建筑。是在西水门旧址上完成的,码头立于嘉陵江畔,人们便以水为号,称之为“嘉陵码头”。
征帆:远行的船。
曲:弯转,与“直”相对。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张九龄

宿昔青云志,蹉跎白发年。
谁知明镜里,形影自相怜。

宿昔青云志,蹉跎白发年。
以前做宰相时,报效国家,日理万机,志向远大。现在做了长史,无事可做,蹉跎岁月,虚度华年。

谁知明镜里,形影自相怜。
谁知道照镜子时,才看到自己头发白了,老了。我深深感到孤独,只是自己的形体与影子相怜。

参考资料:

王莉.小学生古诗词赏析大全: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3:53-54

照镜见白发:照镜子时看到自己白头发多了,人老了。含义是自照,反思,回忆的意思。
宿昔:宿是旧有的;一向有的。昔是以前(是指任宰相期间)。青云志:凌云壮志,志向远大。
蹉跎:蹉跎岁月,这是指作者被罢免宰相贬出京城做了荆州长史这个闲官之后无事可做,时光流逝而无所作为,虚度年华。白发年:白头发的年纪,形容自己老了。
谁知:谁知道。这是自言自语。明镜里:镜子里照到的作者。
形影:形体和影子。自相怜:自己的形体和影子互相同情,怜悯。意思是孤独。

参考资料:

王莉.小学生古诗词赏析大全: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3:53-54

译文

唐朝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沉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鱼游乐深池,鸟栖欲高枝。
嗟尔蜉蝣羽,薨薨亦何为。
有生岂不化,所感奚若斯。
神理日微灭,吾心安得知。
浩叹杨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
侧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
矫矫珍木巅,得无金丸惧?
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
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

吴越数千里,梦寐今夕见。
形骸非我亲,衾枕即乡县。
化蝶犹不识,川鱼安可羡。
海上有仙山,归期觉神变。

西日下山隐,北风乘夕流。
燕雀感昏旦,檐楹呼匹俦。
鸿鹄虽自远,哀音非所求。
贵人弃疵贱,下士尝殷忧。
众情累外物,恕己忘内修。
感叹长如此,使我心悠悠。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⑿。
可以荐嘉客⒀,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永日徒离忧,临风怀蹇修。
美人何处所,孤客空悠悠。
青鸟跂不至,朱鳖谁云浮。
夜分起踯躅,时逝曷淹留。

抱影吟中夜,谁闻此叹息。
美人适异方,庭树含幽色。
白云愁不见,沧海飞无翼。
凤凰一朝来,竹花斯可食。

汉上有游女,求思安可得。
袖中一札书,欲寄双飞翼。
冥冥愁不见,耿耿徒缄忆。
紫兰秀空蹊,皓露夺幽色。
馨香岁欲晚,感叹情何极。
白云在南山,日暮长太息。

我有异乡忆,宛在云溶溶。
凭此目不觏,要之心所钟。
但欲附高鸟,安敢攀飞龙。
至精无感遇,悲惋填心胸。
归来扣寂寞,人愿天岂从?

闭门迹群化,凭林结所思。
啸叹此寒木,畴昔乃芳蕤。
朝阳凤安在,日暮蝉独悲。
浩思极中夜,深嗟欲待谁。
所怀诚已矣,既往不可追。
鼎食非吾事,云仙尝我期。
胡越方杳杳,车马何迟迟。
天壤一何异,幽嘿卧帘帷。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沉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鱼游乐深池,鸟栖欲高枝。

嗟尔蜉蝣羽,薨薨亦何为。

有生岂不化,所感奚若斯。

神理日微灭,吾心安得知。

浩叹杨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

侧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

矫矫珍木巅,得无金丸惧?

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

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

吴越数千里,梦寐今夕见。

形骸非我亲,衾枕即乡县。

化蝶犹不识,川鱼安可羡。

海上有仙山,归期觉神变。

西日下山隐,北风乘夕流。

燕雀感昏旦,檐楹呼匹俦。

鸿鹄虽自远,哀音非所求。

贵人弃疵贱,下士尝殷忧。

众情累外物,恕己忘内修。

感叹长如此,使我心悠悠。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永日徒离忧,临风怀蹇修。

美人何处所,孤客空悠悠。

青鸟跂不至,朱鳖谁云浮。

夜分起踯躅,时逝曷淹留。

抱影吟中夜,谁闻此叹息。

美人适异方,庭树含幽色。

白云愁不见,沧海飞无翼。

凤凰一朝来,竹花斯可食。

汉上有游女,求思安可得。

袖中一札书,欲寄双飞翼。

冥冥愁不见,耿耿徒缄忆。

紫兰秀空蹊,皓露夺幽色。

馨香岁欲晚,感叹情何极。

白云在南山,日暮长太息。

我有异乡忆,宛在云溶溶。

凭此目不觏,要之心所钟。

但欲附高鸟,安敢攀飞龙。

至精无感遇,悲惋填心胸。

归来扣寂寞,人愿天岂从?

闭门迹群化,凭林结所思。

啸叹此寒木,畴昔乃芳蕤。

朝阳凤安在,日暮蝉独悲。

浩思极中夜,深嗟欲待谁。

所怀诚已矣,既往不可追。

鼎食非吾事,云仙尝我期。

胡越方杳杳,车马何迟迟。

天壤一何异,幽嘿卧帘帷。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张九龄

江林多秀发,云日复相鲜。征路那逢此,春心益渺然。
兴来祗自得,佳气莫能传。薄暮津亭下,馀花满客船。

江林多秀发,云日复相鲜。
江畔林木枝叶繁茂,花朵盛开;云层与落日相辉映,景象明丽。

征路那逢此,春心益渺然。
哪里能想到征途中能遇上如此美景,春景引发的意兴更加广阔辽远。

兴来只自得,佳处莫能传。
自觉春思渺然,赏心自得,其中佳趣,莫可言传。

薄暮津亭下,余花满客船。
黄昏时分,渡口边的驿亭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飘落的花瓣洒落在渡口的客船上。

秀发:枝叶繁茂,花朵盛开。
相鲜:景色鲜丽,相互辉映。
“征路”二句:行途中不意逢此佳景,更教我情兴幽远。那,同“哪。
春心,指春景引发的意兴。春,《全唐诗》注:“一作乡。”按:作“乡”非。黄叔灿云:“作‘乡心’,与通首绝无关会。”(《唐诗笺注》卷一)渺,一作“眇”。渺然,幽远貌。作者《题画山水障》诗:“对玩有佳趣,使我心眇绵。”渺然,犹眇绵之意。
只自:副词。犹言独自。自,词缀,无义。
佳处:一作“佳气”。佳气:美好的云气。古代以为是吉祥、兴隆的象征。
薄暮:黄昏时分。津亭:渡口边的驿亭。
余花:残花。客船:旅客乘坐的船;运载旅客的船。

译文 注释

唐朝张九龄

海燕虽微渺,乘春亦暂来。
岂知泥滓贱,只见玉堂开。
绣户时双入,华堂日几回。
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

海燕虽微渺,乘春亦暂来。
海燕虽然是细微渺小的,趁着春天也只是暂时回到北方。

岂知泥滓贱,只见玉堂开。
以燕子不知泥滓之贱,只见玉堂开着。

绣户时双入,华堂日几回。
便一日数次出入华堂绣户,衔泥作窠。

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
海燕无心与其他动物争权夺利,鹰隼不必猜忌、中伤。

参考资料:

王力.《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14年3月第2版

海燕:在中国古代,把比较宽阔的水域均成为海。“海燕”即指燕子。
虽微渺:虽然卑下低贱。
亦:也。
泥滓(ní zǐ):泥渣。贱:卑贱。
玉堂:玉饰的殿堂,宫殿的美称,这里暗指朝廷。
绣户:华丽的居室,隐喻朝廷。
时:时而。
双:成双。
华堂:与上文“绣户”同义。
竞:竞争,争夺。
鹰隼(sǔn):鹰和雕,泛指猛禽。
莫相猜:不要猜忌。相,一方对另一方(发出动作)。

参考资料:

王力.《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14年3月第2版

译文 注释

唐朝张九龄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伏槛一长眺,津途多远情。
思来江山外,望尽烟云生。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我来飒衰鬓,孰云飘华缨。枥马苦踡跼,笼禽念遐征。
岁阴向晼晚,日夕空屏营。物生贵得性,身累由近名。
内顾觉今是,追叹何时平。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
路上的积水减少,沙滩露出,霜降天空之晶。

伏槛一长眺,津途多远情。
趴在栏杆远望,道路有深情。

思来江山外,望尽烟云生
想来江山之外,看尽烟云发生。

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朝中事情多半无能为力,劳苦不息而不见成功。

我来飒衰鬓,孰云飘华缨。
我年老而疏白的鬓发飘在清凉风中,谁说那是仕宦者的彩色冠缨。

枥马苦踡跼,笼禽念遐征。
拴在槽上的马受束缚,蜷曲无法伸直,不自由的笼中鸟想念远行。

岁阴向晼晚,日夕空屏营。
年底临近傍晚(年将老),日夜白白地彷徨。

物生贵得性,身累由近名。
事物可贵之处是合其情性,身心劳累的原因是喜好追求功名。

内顾觉今是,追叹何时平。
内心自省:挂冠辞官是正确做法,追溯往事叹何时公平。

诗名含义:秋天的晚上,张九龄登上一座高楼,望见泛滥的南江淹没始兴郡的道路。
南江:罗定江古称泷水(“泷”读shuāng,音“双” ,指急流的水。泷水是因其上游水流湍急而得名),又叫泷江、南江,是广东十大河流之一。南朝齐时(479~502),罗定江曾称为“南江”,置有“南江督护”。清范端昂将其与西江、北江、东江并列为“广东四江”:“西江水源最长,北江次之,东江又次之,南江独短”。清屈大均说:“西江一道吞南北,南北双江总作西”,也是将泷水称作南江。又“‘南江’,《刘注》:‘当指赣江。’,不知何据。我以为当指浈江。”
始兴郡:《郡县释名》广东卷:始兴“县西十里有塔岭,始兴之水出焉。郡县以此名”。始兴是粤北第一古郡,自古著称为“古之福地”。三国吴永安六年(公元263年)春,析南野县南乡地设置始兴县,“始兴”一名始此,有1700多年历史,古人以“此地兴旺,周而复始”而命名为始兴。甘露元年(公元265年)冬,进以桂阳南部置始兴郡,始兴县隶属始兴郡。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属广州总管府。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分广州曲江等地置韶州,改始兴郡为韶州,隶岭南道。始兴县属之。
潦:lǎo,雨水大。路上的流水,积水:潦水。lào,古同“涝”,雨水过多,水淹。
沙衍:水中有沙者曰沙衍。【堇天子传】天子乃遂东征,南绝沙衍。
天宇:指上下四方整个空间。
伏:身体前倾靠在物体上。
槛:读音为jiàn,栏干,栏板。参见《汉语大字典》1263页和1308页。
眺:读音为tiào,远望。
津:《说文》:“水渡也。”指渡口。
途:道路。
津涂:道路。张九龄《自豫章南还江上做》:“津途别有趣,况乃濯吾缨。”。唐·李行言《秋晚度废关》:“物色来无限,津途去不迷。”
远情:犹深情。唐·杜甫《西阁雨望》诗:“菊蕊凄疏放,松林驻远情。”
江山: jiāng shān。江河和山岭,多用来指国家或国家的政权。
烟云:烟霭云雾,也比喻变化消失的事物。
滔滔:比喻言行或其他事物连续不断,形容大水奔流貌:白浪滔滔。
役役:劳苦不息貌。有所求而不止曰役役。《庄子·齐物论》:“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宋·梅尧臣《依韵奉和永叔感兴》之四:“秋虫至微物,役役网自织。”清·刘献廷 《广阳杂记》卷三:“今之读书学道者,皆卤莽灭裂以从事,何怪乎役役终身而无所得也。”铁生《敬告我汉族大军人书》:“役役焉执干戈卫他人社稷,已不免贻笑全球,况又杀同胞之光复军者乎!”
飒:风声,清凉的样子。又衰飒。【杜甫·夔府书怀诗】白首飒凄其。【岑参诗】鬓毛飒已苍。
衰鬓:年老而疏白的鬓发。多指暮年。 唐·卢纶 《长安春望》诗:“谁念为儒逢世难,独将衰鬓客 秦 关。” 宋·陆游《感怀》诗:“老抱遗书隐故山,镜中衰鬓似霜菅。”
孰:谁
云:说
华缨:彩色的冠缨。古代仕宦者的冠带。《文选·鲍照》:“仕子彯华缨,游客竦轻辔。” 李善 注:“《七启》曰:‘华组之缨。’” 宋·龚鼎臣 《东原录》:“纸尾勤勤问姓名,禁林依旧玷华缨,莫惊书録称臣 向 ,便是当年 刘更生 。” 明·高启 《青丘子歌》:“不慙被宽褐,不羡垂华缨。”
枥马:读音为lì mǎ,拴在马槽上的马。多喻受束缚,不自由者。 唐·白居易 《续古诗》之三:“枥马非不肥,所苦长絷维。” 明·刘基 《北上感怀》诗:“倦鸟思一枝,枥马志千里。” 清·陈维崧 《贺新郎·读汉书李陵传七用前韵》词:“循发更衣闻绪语,起听悲鸣枥马。”参见“ 枥骥 ”。
踡跼: quánjú,蜷曲或弯曲不伸的样子。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楚辞·离骚》
笼禽:笼子中的鸟。比喻不自由之身。
遐征:远行;远游。
岁阴:岁暮,年底。
向:1. 对着,朝着。2. 近,临:~晚。秋天漠漠~昏黑。
晼晚:1.太阳偏西,日将暮。《楚辞·九辩》:“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 朱熹 集注:“晼晚,景昳也。”2. 年将老;老年时期。3. 指时令晚。
日夕:近黄昏时;傍晚。又日夜之意。晋· 陶渊明《饮酒》:“山气日夕佳。”
空:徒然,平白地。
屏营:bīng yíng。也作“屏盈”,彷徨。出处:《国语.吴语》:“王亲独行,屏营仿偟于山林之中,三日乃见其涓人畴。”李白《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
得性:《诗·小雅·鱼藻》“鱼在在藻” 毛 传:“鱼以依蒲藻为得其性。”后以“得性”谓合其情性。
由:原因,缘由。
近名:好名;追求名誉。《庄子·养生主》:“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 唐 韩愈 《除崔群户部侍郎制》:“清而容物,善不近名。” 明 李贽 《杂述·征途与共后语》:“余老矣,死在旦夕,犹不免近名之累。”
内顾: 回头看。内心自省。
觉: 醒悟:~悟。~醒。“~今是而昨非”。
今是:现在是对的,过去是错的。指认识过去的错误。
追叹:谓追溯往事而感叹。 汉·蔡邕 《陈太丘碑文》:“ 河南 尹 种府君 ,临郡追叹功德。”《三国志·吴志·薛莹传》:“ 建衡 三年, 皓 追叹 莹 父 综 遗文,且命 莹 继作。” 清·柯悟迟《漏网喁鱼集·同治元年》:“然而事已至此,不遑追叹。”
何时平:什么时候太平;怎样承平。何时:表示疑问。平:安定。时平:时世承平。南朝·梁简文帝《南郊颂》序:“尘清世晏,仓兕无用其武功;运谧时平,鵷鹭咸修其文德。” 宋·刘克庄《贺新郎·郡宴和韵》词:“但得时平鱼稻熟,这腐儒,不用青精饭。”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戴叔伦

卢橘花开枫叶衰,出门何处望京师。
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

卢橘花开枫叶衰,出门何处望京师。
眼前正是卢橘花开、枫叶衰败的深秋季节,出得门来遥望远方,京师不知道在远处的哪个地方。

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
沅水湘江日夜不停地流向东方,为什么就不能为我这个愁情满怀的人驻留片刻听一听我内心的苦衷呢?

沅湘:沅水和湘水的并称。战国楚诗人屈原遭放逐后,曾长期流浪沅湘间。
住:停,止,歇下。

译文 注释

唐朝戴叔伦

紫禁迢迢宫漏鸣,夜深无语独含情。春风鸾镜愁中影,
明月羊车梦里声。尘暗玉阶綦迹断,香飘金屋篆烟清。
贞心一任蛾眉妒,买赋何须问马卿。

紫禁迢迢宫漏鸣,夜深无语独含情。
紫禁城如此遥远,只有那宫中的更漏水滴滴落的声音;夜深人静,我独坐着心里满是愁绪。

春风鸾镜愁中影,明月羊车梦里声。
镜中的容颜好似幻影无人欣赏,皇上就像那天上明月高不可攀只能于梦中听那车轮滚动的声音。

尘暗玉阶綦迹断,香飘金屋篆烟清。
台阶无人打扫已积满薄尘,香烟袅袅在屋里飘荡显得那么冷清孤寂。
 
贞心一任蛾眉妒,买赋何须问马卿。
我心坚贞不屈,哪怕让他人的妒忌,要想写出《长门赋》那样哀绝的文章又何须用千金。

参考资料:

白马非马译注

迢迢:遥远。
羊车:宫中用羊牵引的小车。也指装饰精美的车子。
马卿:汉司马相如字长卿,后人遂称之為马卿。

参考资料:

白马非马译注

译文 注释

汉朝卓文君

一朝别后,二地相悬。
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
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弦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杆。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
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
六月三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红似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
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
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一朝别后,二地相悬。
自从我们分别,两个人的心思差别可真大啊。

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当时只说三四个月后就相见,谁能想到如今已五六年。

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
没有心情弹七弦古琴,也不想去寄书信。

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
精致的连环玉断裂了,我在长亭里等你等得望眼欲穿。

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即使我有一百个心思在想你,有一千个挂念系在你身上,也只是无可奈何地责怪你。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杆。
内心有万语千言说都说不完,可你不在身边我百无聊赖,徒劳地倚遍栏杆。

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
在重阳节登高时看到孤零的大雁,在中秋时月亮圆满我们却没有团圆。

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
七月半的时候我持烛烧香问苍天,

六月三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
六月的三伏天那么热,人们都在摇扇子,可我的心却是寒冷的。

五月石榴红似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
五月石榴花开红似火,偏偏遇上一阵阵的冷雨浇打花朵。

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
四月的枇杷还没有成熟,我就在对着镜子心烦意乱了。

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
春光奔走忙,三月的桃花凋落随水流婉转。

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二月的风筝断了线,飘零无依真可怜。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唉,我的郎君啊,多想下一世你做妾来我为郎。

参考资料:

方相氏译注

一朝:一时,一旦。
相悬:相去悬殊,差别大,也作“相县”。
连环:连环成串的玉,比喻连续不断。
重九:即重阳节,因在农历九月初九,故又称重九,有登高的习俗。
仲秋:秋季的第二个月,即农历八月,八月仲秋即为中秋节,有团圆之俗。仲:排行第二或居中。
秉烛:手持灯火来照明。

参考资料:

方相氏译注

译文 注释

文言文汉朝司马迁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来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来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太史公司马迁说:学者多称赞五帝,久远了。然而最可征而信的《尚书》,记载的独有尧以来,而不记载皇帝、颛顼、帝喾。诸子百家虽言黄帝,又涉于神怪,都不是典雅之训,所以当世缙绅们都不敢说,不可以取以为证啊。孔子所传的《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虽称孔子所传,但儒者怀疑不是圣人之言,所以不传以为实。我曾经西至崆峒山黄帝问道于广成子处,北到黄帝尧舜之都涿鹿,东到海,南到江淮,我所经历的地方,所见过的长老,往往称颂黄帝尧舜的旧绩与其风俗教化,固来与别处有所不同。那么别的书说到黄帝的,也或者可以为证。总之,大要不背离《尚书》所记载的接近这些。我看《春秋》《国语》,这两篇发挥阐释《五帝德》《帝系姓》很彰著。顾儒者但不深考而且有的不传讲。这两篇所发挥阐述得很显著,验之风俗教化固然不同一般,都是事实,一点也不虚。况《尚书》缺亡的内容多了,岂能因为它缺亡而算了呢?它所遗失的,像黄帝以下的事情,就时时见于其他的传说中,如百家《五帝德》之类,都是其他学说。有怎么可以因为缙绅难言,儒者不传,而不选取了呢?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的人,不能择取。而浅见寡闻者本来就难为它讲说。我按照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的次序,选择其中语言比较典雅的。所以写成本纪的开头。
《尚书》:即《书经》,简称《书》,我国最早的史书,是有关尧、舜、禹史事和商、周帝王言论及文告的历史文献汇编。
百家:《汉书》卷三?《艺文志》记载有《百家》篇三十九卷。一说为诸子百家。
雅:正确。驯:通“训”,准则。事有来依,文辞又美,也就是有规范的意思。
荐绅:即缙绅,有官职或作过官的人。缙:插;绅,大带。古时官员腰系大带,上插笏版(上朝用的记事手板)。
《宰予问五帝德》、《帝系姓》:《大戴礼记》和《孔子家语》中均收有这两篇文章。
空峒:山名,传说是黄帝问道于广成子处,在今甘肃省平凉市西。峒,音tóng。
指《宰予问五帝德》、《帝系姓》等上古文字写成的典籍。
顾弟:只不过。弟,同“第”。
见:音xiàn,通“现”。表见:记载。虚:虚妄。
书缺有间:《尚书》缺亡,空白很多。
轶:音yì,通“佚”,散失。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