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节

译文 注释 赏析

元朝薛昂夫

疏林红叶,芙蓉将谢,天然妆点秋屏列。
断霞遮,夕阳斜,山腰闪出闲亭榭。
分付画船且慢者。歌,休唱彻;诗,乘兴写。

疏林红叶,芙蓉将谢,天然妆点秋屏列。
深秋来了,落木萧萧,原先茂密的树林看上去变得稀疏了。但是,那山上的红叶,还有那即将谢去的芙蓉,这时却格外惹人喜爱。周围的群山,造化成了秋天的屏障,一重一重,千姿百态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断霞遮,夕阳斜,山腰闪出闲亭榭。
晚霞被遮断,夕阳斜照在山坡上,山腰间又忽然显露出悠悠然的令人神往的亭榭。

分付画船且慢者。歌,休唱彻;诗,乘兴写。
啊,多么美好的景色呵!画船上的艄公,请你慢慢的划,让我再看看。唱歌的,请继续唱,不要停下来。写诗的,请乘着自己兴致,尽情的写吧,千万不要停笔。

秋屏:秋天的屏障。
亭榭:亭阁台榭。
分付:嘱咐;命令。

译文 注释

五代顾敻

露白蟾明又到秋,佳期幽会两悠悠,梦牵情役几时休?
记得泥人微敛黛,无言斜倚小书楼,暗思前事不胜愁!

露白蟾明又到秋,佳期幽会两悠悠,梦牵情役几时休?

记得泥人微敛黛,无言斜倚小书楼,暗思前事不胜愁!

露白蟾(chán)明又到秋,佳期幽会两悠悠,梦牵情役几时休?
蟾:月亮。传说月中有蟾蜍,故以蟾代月。佳期句:佳期已逝,幽会难逢,二者均茫然无望。悠悠:漫长,这里指欲相见而遥遥无期。

记得泥人微敛(liǎn)(dài),无言斜倚小书楼,暗思前事不胜愁!
泥:怜爱、留恋,作动词用。敛黛:皱眉。

译文 注释 赏析

宋朝吴文英

三千年事残鸦外,无言倦凭秋树。逝水移川,高陵变谷,那识当时神禹。幽云怪雨。翠蓱湿空梁,夜深飞去。雁起青天,数行书似旧藏处。
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会遇,同翦灯语。积藓残碑,零圭断璧,重拂人间尘土。霜红罢舞。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岸锁春船,画旗喧赛鼓。

三千年事残鸦外,无言倦凭秋树。逝水移川,高陵变谷,那识当时神禹。幽云怪雨。翠蓱湿空梁,夜深飞去。雁起青天,数行书似旧藏处。
夏禹光辉的业绩已翻过三千余年,眼前只剩下寒鸦数点。倚着秋树缄默无言。江河改道,高山变成深谷。在这漫长的三千多年里,幽云出谷,怪雨挥鞭。湿漉漉的萍藻,还悬垂在那根梅梁之间,趁夜深人静,它曾飞入湖底,跟凶龙进行过一场鏖战。雁群飞起,把一行大字写上蓝天。那一行行文字,莫非就是当年夏禹藏在山中的宝贵书篇。

寂寥西窗久坐,故人悭会遇,同翦灯语。积藓残碑,零圭断璧,重拂人间尘土。霜红罢舞。漫山色青青,雾朝烟暮。岸锁春船,画旗喧赛鼓。
映着西窗,我们相向而坐,故人难得有这次意外的会面。剪去灯花,与友人深居夜语。长满苔藓的断残古碑,禹庙发现的古文物,重现人间。霜叶已经凋零,惟有青山任随晨雾夕烟之变化而不改其色。漫想春日祭祀夏禹时的热闹场景:岸边停着画舫,彩绘的旗帜招展于喧哗的赛鼓声中。

参考资料:

陶尔夫.宋词百首译释: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03月第1版:377页

齐天乐:词牌名。又名“台城路”、“五福降中天”、“如此江山”。《清真集》、《白石道人歌曲》、《梦窗词集》并入“正宫”(即“黄钟宫”)。兹以姜词为准,一百二字,前后片各六仄韵。前片第七句、后片第八句第一字是领格,例用去声。亦有前后片首句有不用韵者。
冯深居:字可迁,号深居,江西都昌人。淳桔元年(1241)进士,与词人有交往。
禹陵(líng):传为夏禹的陵墓。在浙江绍兴市东南,背负会稽山。
三千年事:夏禹在位是公元前2140年,至吴文英在世之年1250年,约为3390年,故曰三千年事。
高陵变谷:高山变为低谷。比喻世事沧桑,变化无常。
幽云怪雨:谓风雨之不同寻常。
梁:当为禹庙之梅粱。据嘉泰《会稽志》卷六:梁时修禹庙,“唯欠一梁,俄风雨大至.湖中得一木.取以来梁,即‘梅梁’也。夜或大雷雨。梁辄失去,比复归,水草被其上.人以为神.縻以大铁绳.然犹时一失之”。
旧藏(cáng)处:指大禹治水后藏书之处。《大明一统志·绍兴府志》:“石匮山,在府城东南一十五里,山形如匮。相传禹治水毕,藏书于此”。
寂寥(jì liáo):寂寞寥落.指人生亦指心境。
悭(qiān):稀少。
翦灯:剪去油灯烧残的灯芯,使灯焰明亮。
积藓(xiǎn)残碑:长满苔藓的断残古碑。
零圭(guī)断璧:指禹庙发现的古文物。《大明一统志·绍兴府志》: “宋绍兴间,庙前一夕忽光焰闪烁,即其处剧之,得古硅璧佩环,藏于庙”。
赛鼓:祭神赛会的鼓乐声。此指祭祀夏禹的盛会。

参考资料:

陶尔夫.宋词百首译释: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03月第1版:377页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商隐

露如微霰下前池,
风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
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
□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只尔,
嵩阳松雪有心期。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秋露像细微的雪粒洒下前池,阵阵西风吹过回塘,万竹萧飒生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瓢忽无定的人生啊,本来就多悲欢聚散;但那池上的红荷花,为什么也零落纷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我杳远难凭的归梦,只有孤灯才能见证;我空虚落寞的生涯,唯有清酒方可得知。

岂到白头长知尔,嵩阳松雪有心期。
难道到了白头之年还是如此?我早与嵩山南面的松雪两心相期。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371&陈永正.李商隐诗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65-66

崇让宅:李商隐岳父王茂元在东都洛阳崇让坊的邸宅。
微霰(xiàn):微细的雪粒。
月:一作“风”。回塘:回曲的水池。
浮世:即浮生,指人间,人世。旧时认为人世间是浮沉聚散不定的,故称。
红蕖:红荷花。蕖,芙蕖。唐李白《越中秋怀》诗:“一为沧波客,十见红蕖秋。”离披:零落分散的样子。
悠扬:起伏不定;飘忽。归梦:归乡之梦。
濩(huò)落:原谓廓落。引申谓沦落失意。
白头:犹白发。形容年老。只尔:只是这样。
嵩阳:嵩山之南。嵩山在河南登封,距离洛阳才百里。松雪:象征隐士的气节和品格。心期:心神交往,两相期许。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371&陈永正.李商隐诗选译.成都:巴蜀书社,1991:65-66

译文 注释

唐朝李白

去国登兹楼,怀归伤暮秋。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秦云起岭树,胡雁飞沙洲。苍苍几万里,目极令人愁。

去国登兹楼,怀归伤暮秋。
离开国都登上这新平城楼,面对寥落暮秋怀归却不得归使我心伤。

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天空辽阔,夕阳在远方落下;寒波微澜,河水在静静流淌。

秦云起岭树,胡雁飞沙洲。
云朵从山岭的树林上升起,北来的大雁飞落在沙洲。

苍苍几万里,目极令人愁。
茫茫苍苍的几万里大地,极目远望使我忧愁。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773-774&李晖编.李白诗选读: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0:96-97&林东海注.李白诗选注:上海远东出版社,2011.05:40

新平:唐朝郡名,即邠州,治新平县(今陕西彬县)。
“去国”二句:谓思归终南隐居之处,即所谓“松龙旧隐”。去国:离开国都。兹楼:指新平楼。兹:此。
寒波流:指泾水。
秦云:秦地的云。新平等地先秦时属秦国。秦,见《横江词》注。
胡雁:北方的大雁。胡,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的通称,这里指北方地区。
洲:水中可居之地。
苍苍:一片深青色,这里指旷远迷茫的样子。
目极:指放眼远望。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773-774&李晖编.李白诗选读: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0:96-97&林东海注.李白诗选注:上海远东出版社,2011.05:40

译文 注释 赏析

魏晋陶渊明

穷居寡人用,时忘四运周。
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
新葵郁北牖,嘉穟养南畴。
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不?
命室携童弱,良日登远游。

穷居寡人用,时忘四运周。
偏僻的居处少有人事应酬之类的琐事,有时竟忘记了一年四季的轮回变化。

门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
巷子里、庭院里到处都是树木的落叶,看到落叶不禁发出感叹,才知道原来已是金秋了。

新葵郁北牖,嘉穟养南畴。
北墙下新生的冬葵生长得郁郁葱葱,田地里将要收割的稻子也金黄饱满。

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不?
如今我要及时享受快乐,因为不知道明年此时我是否还活在世上。

命室携童弱,良日登远游。
吩咐妻子快带上孩子们,乘这美好的时光我们一道去登高远游。

参考资料:

袁行霈撰.陶渊明集笺注:中华书局,2011.03:第100页&傅东华选注;王莞菁校订.陶渊明诗:长江出版传媒,崇文书局,2014.09:第37页&(晋)陶渊明著.陶渊明集 插图本,:凤凰出版社,2012.12:第56页

酬(chóu):答谢,酬答,这里是指以诗相答的意思。用诗歌赠答。
刘柴桑:即刘程之,字仲思,曾为柴桑令,隐居庐山,自号遗民。
穷居:偏僻之住处。
人用:人事应酬。
四运:四时运行。
周:周而复始,循环。
门庭:闾里内的院落。门原作“榈”,底本校曰“一作门”,今从之。
葵(kuí):冬葵,一种蔬菜。
郁(yù):繁盛貌。
牖(yǒu):原作“墉”,城墙也,高墙也,于义稍逊。底本校日“一作牖”,今从之。和陶本亦作“牖”。
穟(suì):同“穗”,稻子结的果实。
畴(chóu):田地。
不(fǒu):同“否”。
室:妻室。
童弱:子侄等。
登远游:实现远游。

参考资料:

袁行霈撰.陶渊明集笺注:中华书局,2011.03:第100页&傅东华选注;王莞菁校订.陶渊明诗:长江出版传媒,崇文书局,2014.09:第37页&(晋)陶渊明著.陶渊明集 插图本,:凤凰出版社,2012.12:第56页

译文 注释

宋朝吴文英

卜筑西湖,种翠萝犹傍,软红尘里。来往载清吟,为偏爱吾庐,画船频繁。笑携雨色晴光,入春明朝市。石桥锁,烟霞五百名仙,第一人是。
临酒论深意。流光转、莺花任乱委。冷然九秋肺腑,应多梦、岩扃冷云空翠。漱流枕石幽情,写猗兰绿绮。专城处,他山小队登临,待西风起。

卜筑西湖,种翠萝犹傍,软红尘里。来往载清吟,为偏爱吾庐,画船频繁。笑携雨色晴光,入春明朝市。石桥锁,烟霞五百名仙,第一人是。

临酒论深意。流光转、莺花任乱委。冷然九秋肺腑,应多梦、岩扃冷云空翠。漱流枕石幽情,写猗兰绿绮。专城处,他山小队登临,待西风起。

卜筑西湖,种翠萝犹傍,软红尘里。来往载清吟,为偏爱吾庐,画船频繁。笑携雨色晴光,入春明朝市。石桥锁,烟霞五百名仙,第一人是。

临酒论深意。流光转、莺花任乱委。冷然九秋肺腑,应多梦、岩扃冷云空翠。漱流枕石幽情,写猗兰绿绮。专城处,他山小队登临,待西风起。
酒:一作“醉”。猗:一作“漪”。专:一作“转”。

译文 注释

宋朝杨无咎

秋来愁更深,黛拂双蛾浅。翠袖怯春寒,修竹萧萧晚。
此意有谁知,恨与孤鸿远。小立背西风,又是重门掩。

秋来愁更深,黛拂双蛾浅。翠袖怯春寒,修竹萧萧晚。

此意有谁知,恨与孤鸿远。小立背西风,又是重门掩。

秋来愁更深,黛拂双蛾浅。翠袖怯春寒,修竹萧萧晚。
双蛾:即双眉。

此意有谁知,恨与孤鸿远。小立背西风,又是重门掩。

译文 注释 赏析

宋朝苏轼

钱塘风景古来奇,太守例能诗。先驱负弩何在,心已誓江西。
花尽后,叶飞时。雨凄凄。若为情绪,更问新官,向旧官啼。

钱塘风景古来奇,太守例能诗。先驱负弩何在,心已誓江西。
钱塘江风景从古至今都可称为奇丽,按照惯例,太守都能用诗词表情达意。我这个背负弓弩的先驱在哪里?我的心已飞到钱塘江以西。

花尽后,叶飞时。雨凄凄。若为情绪,更问新官,向旧官啼。
春花落尽之后,绿叶翻飞之时,细雨凄凄。眼下我正怀着怎样的一腔情绪?怎敢面对新官,向着旧官的背影哭哭啼啼!

参考资料:

朱靖华、饶学刚、王文龙、饶晓明.历代名家词新释辑评丛书苏轼词新释辑评.北京:中国书店出版社,2007年1月:215-217&薛玉峰.苏东坡词今译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9月1日:11

①诉衷情,词牌名,唐教坊曲。唐温庭筠取《离骚》“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之意,创制此调。双调四十四字,上下片各三平韵。
②迓(yà):迎接。元素:杨绘,字元素,绵竹(今属四川)人。宋仁宗皇祐年间中进士及第。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六月,自应天府(今河南商丘)移知杭州,八月到任。述古:陈襄,字述古,号古灵先生,侯官(今福建福州)人。北宋理学家、“海滨四先生”之首,宋仁宗、宋神宗时期名臣。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罢任杭州知州,赴陈州任知州。
③“太守”句:傅干注:“白乐天(居易)为杭州太守,善诗。初,乐天为苏守,刘禹锡以诗寄乐天云:“苏州太守(当作“刺史”)例能诗,西掖(yè)吟(当作“今”)来替左司。”
④先驱负弩:指在前面迎候的官员。出自《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天子以为然,乃拜相如为中郎将,建节往使。……至蜀,蜀太守以下郊迎,县令负弩矢先驱,蜀人以为宠。”负弩(nǔ):背着硬弓。弩,用机械发射的弓。
⑤誓江西:誓江作浙江,这里指钱塘江。西,向西面飞,此处活用为动词。
⑥若为情绪:等于说何以为情,或难以为情。按此句与后二句为倒文,应当依照“更问新官,向旧官啼,若为情绪”这一语序来解释。
⑦更问二句:原南朝陈代乐昌公主诗:“此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按“新官”指后夫隋越国公杨素,“旧官”指前夫陈太子舍人徐德言。 “更问”二句,互文,“新官”、“旧官”前后互相包涵。“向旧官啼”,当是“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的省文。

参考资料:

朱靖华、饶学刚、王文龙、饶晓明.历代名家词新释辑评丛书苏轼词新释辑评.北京:中国书店出版社,2007年1月:215-217&薛玉峰.苏东坡词今译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9月1日:11

译文 注释

五代顾夐

漠漠秋云澹,红藕香侵槛。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
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漠漠秋云澹,红藕香侵槛。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
又像去年那样,窗外云淡风清,藕香侵槛。闭门倚枕,无限情思。院中衰柳上寒蝉数声,令人魂销。

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澹:“淡”的异体字。浅、薄之意。
槛:窗户下或长廓旁的栏杆。
金铺:门上之铺首。作龙蛇诸兽之形,用以衔环。扃:门窗箱柜上的插关。这里是关门之意。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