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共工赫怒,天维中摧。
鲲鲸喷荡,扬涛起雷。
鱼龙陷人,成此祸胎。
火焚昆山,玉石相磓。
仰希霖雨,洒宝炎煨。
箭发石开,戈挥日回。
邹衍恸哭,燕霜飒来。
微诚不感,犹絷夏台。
苍鹰搏攫,丹棘崔嵬。
豪圣凋枯,王风伤哀。
斯文未丧,东岳岂颓。
穆逃楚难,邹脱吴灾。
见机苦迟,二公所咍。
骥不骤进,麟何来哉!
星离一门,草掷二孩。
万愤结缉,忧从中催。
金瑟玉壶,尽为愁媒。
举酒太息,泣血盈杯。
台星再朗,天网重恢。
屈法申恩,弃瑕取材。
冶长非罪,尼父无猜。
覆盆傥举,应照寒灰。

共工赫怒,天维中摧。
安禄山像上古的共工那样狂怒,把大唐帝国搅得天翻地覆。

鲲鲸喷荡,扬涛起雷。
在大海中翻腾震荡,雷霆般掀起万丈狂澜。

鱼龙陷人,成此祸胎。
朝中君臣相猜终于种下了今日的祸胎。

火焚昆山,玉石相磓。
安史之乱犹如大火焚烧昆仑,玉石俱碎难逃此灾。

仰希霖雨,洒宝炎煨。
我仰告苍天快降大雨,浇灭这叛乱的火海。

箭发石开,戈挥日回。
精诚所至李广能箭发石开,鲁阳挥戈连日神也不得不徘徊。

邹衍恸哭,燕霜飒来。
邹衍含冤而大哭,盛夏的燕国竟被寒霜覆盖。

微诚不感,犹絷夏台。
我的忠诚感动不了上苍,至今犹被囚禁在夏台。

苍鹰搏攫,丹棘崔嵬。
狱吏们都像苍鹰搏击般凶狠,狱墙插满了荆棘。

豪圣凋枯,王风伤哀。
即使是大圣人也要憔悴,如今我才体会到《王风》的伤怀。

斯文未丧,东岳岂颓。
然而老天毕竟未丧斯文,泰山巍然岂会崩坏?

穆逃楚难,邹脱吴灾。
穆生逃离楚国免遭日后之难,邹阳劝说吴王也脱去了祸灾。

见机苦迟,二公所咍。
而我却见机苦迟,二位定会讥笑书生愚呆。

骥不骤进,麟何来哉!
良马不会骤进求用,出非其时麒麟又何必出来?

星离一门,草掷二孩。
一家人星散各处,仓促间也没安排好二孩。

万愤结缉,忧从中催。
悲愤万端郁结胸中,忧历不已令人伤怀。

金瑟玉壶,尽为愁媒。
弹琴饮酒,又怎能解愁?

举酒太息,泣血盈杯。
举杯长叹,杯中斟满的分明是血泪之酒。

台星再朗,天网重恢。
崔大人台星高照,网开一面您高抬贵手。

屈法申恩,弃瑕取材。
放宽刑罚法外开恩,不计过失让我重新得救。

冶长非罪,尼父无猜。
公冶长无罪,孔仲尼信任依旧。

覆盆傥举,应照寒灰。
让倒扣的盆子重见天日,我死灰复燃依然抖擞。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911-913&裴斐.李白诗歌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88:247-253

(1)崔相:崔涣。唐玄宗时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
(2)共工:古代传说中的人物,与颛顼争夺帝位,怒触不周山。参见《列子》《淮南子》。赫怒:勃然震怒。《列子》:“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成公绥《天地赋》:‘共工赫怒,天柱摧折。’”
(3)天维:天的纲维,喻国家的纲纪。宋玉《大言赋》:“壮士愤兮绝天维。”
(4)鲲:北溟大鱼也。鲸:亦海中大鱼。
(5)祸胎:祸根。《汉书·枚乘传》:“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6)玉石相磓:《尚书·胤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广韵》:“磓,落也。”
(7)煨:灰烬。《韵会》:“煨,烬也。”
(8)箭发石开:李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遂发箭射之箭入石,连箭翎都隐没不见,事见《史记·李将军列传》。《西京杂记》:“李广猎于冥山之阳,见卧虎,射之,没矢饮羽,进而视之,乃石也,其形类虎。退而更射,镞破干折而石不伤。予尝以问扬子云,子云曰:‘至诚,则金石为开。’”班固《幽通赋》:“李虎发而石开。”
(9)戈挥日回:即挥戈回日。《淮南子》:“鲁阳公与韩构,战酣,日暮,援戈而挥之,日为之反三舍。”
(10)邹衍:战国齐人。李善《文选注》:“《淮南子》曰:邹衍尽忠于燕惠王,惠王信谮而系之。邹衍仰天而哭,正夏而天为之降霜。”
(11)夏台:又名均台,在今河南禹县南。夏台为夏代狱名。《史记》:“桀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索隐》曰:“夏台,狱名。”《广雅》:“狱,犴也。夏曰夏台,殷曰羑里,周曰囹圉。”
(12)苍鹰:汉景帝时中郎将郅都,行法严酷,不畏贵戚,时号“苍鹰”。事见《史记·酷吏列传》。《汉书》:“郅都迁为中尉,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颜师古曰:“言其鸷击之甚。”
(13)丹棘:古时大理寺植棘,因借指大理寺。《周易》:“置于丛棘。”虞翻注:“狱外种九棘,故称丛棘。”孔颖达《正义》:“谓囚执之处以丛棘而禁之也。”《初学记》:《春秋元命苞》曰:“树棘槐,听讼于其下。”棘,赤心有刺,言治人者原其心不失赤,实事所以刺人,其情令各归实。槐之言归也,情见归实。《尔雅翼》:棘有赤、白二种。丹棘,即赤棘也。
(14)王风:为《诗经》十五国风之一。其音哀以思,后用为王道衰微之象征。陈子昂诗:“终古代兴没,豪圣莫能争。”又云:“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杨齐贤注:“豪圣,周公也。遭流言之变,王道凋枯,故豳以下诸诗伤哀之。”
(15)东岳:即泰山。《礼记》:“孔子早作,负手曳杖,逍遥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子贡闻之曰:‘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夫子殆将病也。’盖寝疾七日而没。”《初学记》:“泰山,五岳之东岳也。”李白这里是反用其意。
(16)穆:穆生,汉代鲁人。楚元王刘交对其非常尊重,因知穆生不好酒。故每次妄会时都专为其设酸(一种低度甜酒)。后刘交的孙子刘戊即位,忘设酸,穆生知其意怠,恐遭不测,遂称病而去。事见《汉书》:“楚元王以穆生、白生、申公为中大夫,穆生不嗜酒,元王每置酒,常为穆生设醴。及王戊即位,常设,后忘设焉,穆生退曰:‘可以逝矣,醴酒不设,王之意怠。不去,楚人将钳我于市。’称疾卧。申公、白生强起之,曰:‘独不念先王之德欤?今王一旦失小礼,何足至此?’穆生曰:‘《易》称:“知几其神乎?君子见机而作,不俟终日。”先王之所以礼吾三人者,为道之存故也。今而忽之,是忘道也,忘道之人,胡可以久处,岂为区区之礼哉!’遂谢病去。申公、白生独留。王戊稍淫暴,乃与吴通谋。二人谏,不听,胥靡之,衣之赭衣,使杵臼雅春于市。”
(17)邹:邹阳,西汉文学家,齐人。仕吴,以文辩著名。吴王以太子事怨望,称疾不朝,阴有邪谋,阳奏书谏,吴王不纳其言,于是邹阳知吴不可说,去之梁,从孝王游。
(18)二公:指穆生、邹阳二位。咍:笑。《广韵》:“咍,笑也。”
(19)骤进:速进。宋玉《九辩》:“骥不骤进而求服兮。”
(20)麟何来哉:《孔子家语》:“叔孙氏之车士曰子锄商,采薪于大野,获麟焉,折其前左足,载以归。叔孙以为不祥,弃之于郭外。使人告孔子曰:‘有麏而角者,何也?’孔子往观之,曰:‘麟也,胡为来哉?胡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泣沾襟。叔孙闻之,然后取之。子贡问曰:‘夫子何泣尔?’孔子曰:‘麟之至,为明王也,出非其时而见害,吾是以伤焉。’”
(21)星离:如天星分散,形容骨肉分离。鲍照《舞鹤赋》:“忽星离而云罢。”李善注:“星离,分散也。”
(22)二孩:指李白的孩子平阳、伯禽。
(23)结缉:郁结不解。《楚辞·九思》:“心结縎兮折摧。”《博雅》:“结縎,不解也。”
(24)金瑟:精美的瑟。玉壶:玉制的酒壶。江淹诗:“白露滋金瑟,清风荡玉琴。”
(25)天网:法网。恢:宽大。《晋书》:“三台,六星,两两而居。起文昌,列抵太微,三公之位也。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老子》:“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说文》:“恢,大也。”台星再朗,谓崔相之明察,能照见幽微。天网重恢,冀其赦己之罪。
(26)屈法申恩:放宽刑罚,弃小过重大节。丘迟《与陈伯之书》:“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
(27)弃瑕取材:不计较缺点、过失而录用人才。陈琳《为袁绍檄豫州文》:“收罗英雄,弃瑕取用。”
(28)尼父:孔子的尊称。《史记》:“公冶长,齐人,字子长。孔子曰:‘长,可妻也,虽在缧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29)覆盆:反扣的盆子。覆盆倘举,希望能够重见天日,昭雪冤狱。《抱朴子》:“是责三光不照覆盆之内也。”
(30)寒灰:死灰。《三国志》:“起烟于寒灰之上,生华于已枯之木。”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911-913&裴斐.李白诗歌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88:247-253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鱼目高泰山,不如一玙璠。贤甥即明月,声价动天门。
能成吾宅相,不减魏阳元。自顾寡筹略,功名安所存。
五木思一掷,如绳系穷猿。枥中骏马空,堂上醉人喧。
黄金久已罄,为报故交恩。闻君陇西行,使我惊心魂。
与尔共飘飖,云天各飞翻。江水流或卷,此心难具论。
贫家羞好客,语拙觉辞繁。三朝空错莫,对饭却惭冤。
自笑我非夫,生事多契阔。蓄积万古愤,向谁得开豁。
天地一浮云,此身乃毫末。忽见无端倪,太虚可包括。
去去何足道,临歧空复愁。肝胆不楚越,山河亦衾裯。
云龙若相从,明主会见收。成功解相访,溪水桃花流。

鱼目高泰山,不如一玙璠。
鱼的眼珠即使堆得比泰山还高,却哪里比得上一块美玉?

贤甥即明月,声价动天门。
贤甥就是珍贵的明月珠,声望和身价振动了天门。

能成吾宅相,不减魏阳元。
一定会成为我家的宰相外甥,如同寄居外祖父家的魏舒。

自顾寡筹略,功名安所存?
再看看我自己却缺少良谋大略,至今仍朱取得功名。

五木思一掷,如绳系穷猿。
我的处境好似被绳拴任的猿猴,穷途末路,真想像赌博一样奋力一掷五木。

枥中骏马空,堂上醉人喧。
榴头没有池骋干里的骏马,堂上充满醉酒的狂呼。

黄金久已罄,为报故交恩。
为了酣报故友的恩情,黄金早已挥撒全无。

闻君陇西行,使我惊心魂。
听说你要去陇西郡,真使我心里吃惊不已。

与尔共飘飖,云天各飞翻。
我与你是飘泊的人,如今又要分手各奔前途。

江水流或卷,此心难具论。
江水流淌有时会时弯时曲,我的心绪却难以一一发泄。

贫家羞好客,语拙觉辞繁。
贫困的人家难于好客,笨嘴人总会感到言词繁绮。

三朝空错莫,对饭却惭冤。
徒然让你冷落寂寞了三日,对着蒲饭惭愧自己的无能。

自笑我非夫,生事多契阔。
嘲笑自己不是个大丈夫,生活中充满了勤劳辛苦。

蓄积万古愤,向谁得开豁?
心里番积着不尽的忧愁,发泄给谁才使自己获得解脱?

天地一浮云,此身乃毫末。
天地如同一片小小的浮云,我如同细微的毫毛尖。

忽见无端倪,太虚可包括。
看起来天地似乎无边无际,然而天地又被笼括进太虚。

去去何足道,临歧空复愁。
不要说什么越走越远,面对分离的岔路口心中又充满忧愁。

肝胆不楚越,山河亦衾裯。
你我肝胆相近,不似楚越两地一样隔远,远离山河却如同盖一床被褥。

云龙若相从,明主会见收。
如果有一天风云际会,圣明的君主还会把我起用。

成功解相访,溪水桃花流。
功成名就时,你如果想起要寻找我,我正在一溪清流、两岸桃花的世外隐居。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383-385

⑴“鱼目”二句:鱼目高高堆如泰山也不如一片玉。鱼目:鱼的眼珠子。一说鱼目指夜明珠。玙(yú)璠(fán):美玉。
⑵明月:珍珠名。
⑶阳元:晋人魏舒,字阳元。《晋书·魏舒传》:少孤,为外家宁氏所养。宁氏起宅,相宅者云:“当出贵甥。”外祖母以魏氏甥小而慧,意谓应之。舒曰:“当为外氏成此宅相。”
⑷寡筹略:少谋略。筹略:筹画,谋略。
⑸五木:古代博具以所木为子,一具五枚。古博戏樗蒲用五木掷采打马,其后则掷以决胜负。后世所用骰子相传即由五木演变而来。
⑹陇西:郡名,唐陇右道有陇西郡,即渭州,治所在今甘肃陇西县东南。
⑺飘飖(yáo):流落,飘泊。
⑻家:一作“居”。
⑼三朝:即三日之义。错莫:犹落寞,冷落之意。
⑽饭:一作“饮”。
⑾非夫:非丈夫。
⑿契阔:勤苦,劳苦。《诗经·邶风·击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毛传:“契阔,勤苦也。”
⒀开豁:解除,消除之意。
⒁浮云:喻不值得关心之事。
⒂毫末:毫毛的末端,比喻十分细微。
⒃端倪:头绪,边际。
⒄太虚:谓气这一宇宙万物最原始的实体。
⒅“肝胆”二句:《庄子·德充符》:“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乡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衾(qīn)裯(dāo):被子和帐子。
⒆云龙:《易·乾》:“云从龙,风从虎。”云龙相从,喻君臣遇合。
⒇桃花:此用东晋陶潜《桃花源记》典故。言其归隐之地。溪:一作“绿”。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383-385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
俱飘零落叶,各散洞庭流。
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
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
会稽年月好,却绕剡溪回。
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
一度浙江北,十年醉楚台。
荆门倒屈宋,梁苑倾邹枚。
苦笑我夸诞,知音安在哉?
大盗割鸿沟,如年扫秋叶。
吾非济代人,且隐屏年叠。
中夜天中望,忆君思见君。
明朝拂衣去,永与海鸥群。

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
昔日你我在黄鹤楼分别之后,我一直游离在淮海一带,大好时光也全都虚度。

俱飘零落叶,各散洞庭流。
想当年,你我在洞庭湖分离,如同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分散各方,如同落叶一样各自飘零。

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
时值中年依然没能再相见.失意的我独自一人在吴越漫游。

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
我在什么地方恩念你呢?是天台山的月光正在照耀着绿萝的时候。

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
会稽的风光是多么美好,剡溪水在周围萦回。

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
云山仿佛是从那海上生出来,水清如镜,人行走在水边,就像是在镜子中走来

一度浙江北,十年醉楚台。
自从北渡浙江以后,十年的时间都在楚王的宫殿楼台上饮酒吟诗,沉醉不已。

荆门倒屈宋,梁苑倾邹枚。
才智压倒了那荆门的屈原、宋玉,也可以令梁园的邹阳和枚乘倾倒。

苦笑我夸诞,知音安在哉?
才华如此卓绝,却不见知音在何处,对此我只能苦笑。

大盗割鸿沟,如风扫秋叶。
而今时局动乱,安禄山叛军猖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吾非济代人,且隐屏风叠。
而我却不是那个可以拯救时局的人,只好在这屏风叠隐居。

中夜天中望,忆君思见君。
夜半时分,我仰望天空,思念着你啊,想要和你相见。

明朝拂衣去,永与海鸥群。
明天我就要拂衣归去了,从此以后永远都要隐居避世了。

参考资料:

孙建军等主编.《全唐诗》选注(1-16册)第1版:线装书局,2002年01月:第1381页&李白著.李白选集第1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52页&(唐)李白.李白诗集: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10:第179页

屏年叠: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形状像九叠屏年。
黄鹤楼:故址原在湖北武昌黄鹄矾上。
蹉跎:失时。
淮海:指今江苏扬州一带。
各散洞庭流:此句言如汇入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各自分散。
蹭蹬:失意,不得志。
天台: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
绿萝:即女萝、松葛,地衣类植物。
会稽:今浙江绍兴。
剡(shan音善)溪:在今浙江嵊县南。
楚台:楚地的楼台。古楚地包括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和河南部分地区。
荆门:荆州荆门山。
倒:压倒。
屈宋:屈原与宋玉,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是荆州人。
梁苑:西汉梁孝王的兔园。
倾:超越。
邹枚:邹阳和枚乘,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曾做过梁孝王的宾客。
夸诞:浮夸放诞。
大盗:指安禄山。
鸿沟:今河南贾鲁河。曾是楚汉的分界线。
如年扫秋叶:此句形容安史叛军破坏的厉害。
济代:济世。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世”为“代”。
中夜:夜半。
永与海鸥群:此句指归隐。

参考资料:

孙建军等主编.《全唐诗》选注(1-16册)第1版:线装书局,2002年01月:第1381页&李白著.李白选集第1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52页&(唐)李白.李白诗集: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10:第179页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羌笛梅花引,吴溪陇水情。寒山秋浦月,肠断玉关声。

羌笛梅花引,吴溪陇水情。
羌笛声声吹起《梅花引》的曲子,却让人在这吴溪听到陇头流水般的伤情。

寒山秋浦月,肠断玉关声。
又使这月光下的秋浦寒山,响遍令人肠断的边关之声。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63

羌笛:古代流行于西北地区的一种竹笛。原出于古羌族,故称《梅花引》,古曲名。
吴溪:指清溪,古属吴。
陇水:即《陇头水》,古乐府横吹曲。《乐府诗集》卷二十五《陇头歌辞》:“陇头流水,呜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
陇水情:“情”一作“清”。古代陇州有陇坡(在今陕西陇县),山势高峻,坡上有清水从四面下注。离家游子行经此地唱出悲歌称《陇头流水歌》。
“寒山”句:此句宋蜀本注:“一作空山满明月。”
玉关:玉门关,在今甘肃敦煌县西北,李白常以玉门关形容去国离乡的忧愁。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63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岁星入汉年,方朔见明主。调笑当时人,中天谢云雨。
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故交不过门,秋草日上阶。
当时何特达,独与我心谐。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歌动白泞山,舞回天门月。问我心中事,为君前致辞。
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
至今西二河,流血拥僵尸。将无七擒略,鲁女惜园葵。
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违。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岁星入汉年,方朔见明主。
在木星下凡落入汉朝的那一年,东方朔侍奉汉武帝这位英明的君主。

调笑当时人,中天谢云雨。
我待诏翰林时也如同东方朔一样调侃嘲笑过时臣,由是被逐出朝而未能沾君恩露。

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
一旦离开了翰林院,便与朝廷和京城长久分开。

故交不过门,秋草日上阶。
交好的故友不再登门,秋草日渐长上了门前的台阶。

当时何特达,独与我心谐。
当今您却特别通达,独自与我交往心谐。

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此来又置酒于凌歊高台,欢乐愉快未曾歇衰。

歌动白紵山,舞回天门月。
歌声震动了白纻山林,欢舞像缠绕着天门山月。

问我心中事,为君前致辞。
您问我心中有何事烦恼,我在您面前细细述说。

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
您看我的才能,与鲁国的孔子多么相似。

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像他那样的大圣人犹未遇到相知的君王,而我这小儒未被所用又何足悲戚?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
前不久的云南夏季五月,朝廷的渡泸之师频频丧灭。

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
有毒之草毒杀朝廷的战马,强大的敌军夺掠了唐军战旗。

至今西洱河,流血拥僵尸。
时至今日的西洱河中,流淌的血水仍然拥积着将士的尸体。

将无七擒略,鲁女惜园葵。
朝廷的将领没有当年诸葛亮七擒七纵的谋略,百姓只得像鲁女惜葵一样担心国难不得生息。

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
长安作为京都是天下的枢纽,几年来百姓总是粮食不足。

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虽然那里有许多珍珠美玉,到这时却不如一盘米粟。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
幸赖有像古代贤人殷契那样的宰相,秉持国政慰藉风俗。

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我看自己无所用世,辞家出游至今未归。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
惊叹着壮士的鬓发如霜,泪水常常流满逐臣的衣襟。

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违。
因此我睡不安席,蹉跎的经历违背世事令人伤心。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我终究要消除时人的毁谤,不再受到他人的讥评。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57-458

南陵常赞府:赞府是唐代官名。《容斋随笔》卷一《赞公少公》条:“唐人呼县令为明府,丞为赞府。”这位南陵县赞府姓常,名字已不可考。李白还有《纪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两首诗和南陵常赞府有关,可见二人关系密切。
岁星二句:岁星,即木星。古人以其岁行一次,故名岁星。方朔 ,即东方朔,字曼倩。汉武帝时待诏金马门,官至太中大夫。传说他是岁星下凡的人。《太平广记》卷六引《洞冥记》及《东方朔别传》云:“朔未死时,谓同舍郎曰:‘天下人无能知朔,知朔者惟太王公耳。’朔卒后,武帝得此语,即召太王公问之曰:‘尔知东方朔乎? ’公对曰:‘不知。’‘公何所能?’曰:‘颇善星历。’帝问:‘诸星皆具在否?’曰:‘ 诸星具在,独不见岁星十八年,今复见耳。’帝仰天叹曰:‘东方朔生在朕旁十八年,而不知是岁星载!’惨然不乐。”此李白以东方朔自喻。入汉年,见明主,皆指天宝元年应诏入京见玄宗。
调笑二句:云雨,咸本作雪雨。误。《诗经》毛传:“山出云雨,以润天下。”后因以云雨喻恩译,二句谓供奉翰林时,因调侃嘲笑时臣被放还,未能沾君恩泽。
麒麟阁,《三辅黄图 · 阁》:“麒麟阁,萧何造,以藏秘书、处贤才也。”阁在未央宫中。此借唐翰林院。
朝市乖:朝市,朝廷与京城市肆。乖,分离。
当时二句:当时,当今。特达,特出不群。《文选》卷五一王褒《四子讲德论》:“夫特达而相知者,千载之一遇也。”谐,合。此二句谓当今唯有你常赞府特出不群,能与我友好心谐。
凌歊台:在当涂城北黄山。
白纻山,在当涂城东五里。胡本作白纻曲。
天门,即天门山,在当涂城西南三十五里。
何似,朱本作何如。小儒,朱本注:“小儒者,白自谓也。”
云南二句:《新唐书·玄宗纪》:天宝十三载六月,“剑南节度使留后李宓及云南蛮战于西洱河,死之。”诸葛亮《出师表》云:“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泸,泸江,在今四川、云 南交界处。此二句用《出师表》语。
张兵句:张兵,强兵。《左传》昭公十四年:“臣欲张公室也。”杜注:“张,强也。”秦旗,与上句“汉马”皆借指唐军。萧本、元刊二十六卷本、郭本、朱本、严评本、全唐诗本俱作云旗。
西洱河,宋本原作西二河。胡本、朱本作西洱河。王本注云:“当作洱。”今据改。西洱河又名洱海,古名叶榆泽。在今云南大理市东。因湖形如耳得名。
七擒略,《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亮至南中,所在战捷。闻孟获者为夷汉并所服。募生致之。既得,使观于营阵之间,问曰:‘此军如何?’获对曰 :‘向者不知虚实,故败。今蒙赐观营陈,若只如此,即定易胜耳。’亮笑,纵使更战,七纵七擒而亮犹遣获。获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朱本作七禽略。
鲁女句,《列女传·仁智传》:“鲁漆室之女也,过时未适人。当穆公时,君老,太子幼, 女倚柱而啸。……其邻人妇从之游,谓曰:‘何啸之悲也!子欲嫁耶?吾为子求偶。’漆室女曰:‘嗟乎!吾岂为不嫁不乐而悲哉,吾忧鲁君老,太子幼。’邻女笑曰:‘此乃鲁大夫之忧,妇人何与焉?’漆室女曰:‘不然。……昔晋客舍吾家,系马园中,马逸驰走,践吾葵 ,使我终岁不食葵。……今鲁君老悖,太子少愚,奸伪日起。夫鲁国有患者,君臣父子皆被其辱,祸及众庶。妇人独安所避乎?吾甚忧之。子乃曰妇人无与者,何哉?’邻妇谢曰:‘子之所虑,非妾所及。’三年,鲁果乱。齐、楚攻之,鲁连有寇。男子战斗,妇人转输,不得休息。”此句谓百姓忧国家有难,使百姓遭殃。
咸阳句:咸阳,代指长安。天地枢,萧本、玉本、郭本、朱本、全唐诗本、王本俱作天下枢 。《文选》卷三一袁淑《效曹子建乐府白马篇》:“秦地天下枢,八方凑才贤。”李善注: “《战国策》:范子见秦王,曰:今韩魏,天下之枢也。”高诱曰:“枢,要也。”
人不足,指贫民粮食不足。一盘,咸本作一杯。契宰衡,《史证·殷本纪》:“殷契, 母曰简狄,有女戎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宰衡,即宰相。此处喻杨国忠。
持钧,《淮南子·原道》注:“钧,陶人作瓦器法,下转旋者。”古人常以陶钧喻治理国家 。持钧即秉持国政。
方未归,咸本作方求归。萧本、玉本、郭本、朱本、严评本、全唐诗本俱作方来归。
身世违,萧本、玉本、郭本、朱本、严评本、胡本俱作因身违。
卫谤,朱本注云:“卫谤者,孔子见卫南子也。”《论语·雍也》朱熹《集注》:“南子,卫灵公之夫人,有淫行。孔子至卫,南子请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盖古者仕于其国,有见其小君之礼,而子路以夫子见此淫乱之人为辱,故不悦。”李白在待诏翰林期间遭谤,故有此语。
鲁人讥,朱本注云:“鲁人讥者,叔孙、武叔毁仲也。”《论语·子张》:“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此亦指灭谤而言。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57-458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黄口为人罗,白龙乃鱼服。
得罪岂怨天,以愚陷网目。
鲸鲵未翦灭,豺狼屡翻履。
悲作楚地囚,何日秦庭哭。
遭逢二明主,前后两迁逐。
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
半道雪屯蒙,旷如鸟出笼。
遥欣克复美,光武安可同。
天子巡剑阁,储皇守扶风。
扬袂正北辰,开襟揽群雄。
胡兵出月窟,雷破关之东。
左扫因右拂,旋收洛阳宫。
回舆入咸京,席卷六合通。
叱咤开帝业,手成天地功。
大驾还长安,两日忽再中。
一朝让宝位,剑玺传无穷。
愧无秋毫力,谁念矍铄翁。
弋者何所慕,高飞仰冥鸿。
弃剑学丹砂,临炉双玉童。
寄言息夫子,岁晚陟方蓬。

黄口为人罗,白龙乃鱼服。
黄口小雀易为人们的罗中之物,白龙化鱼被渔者射中眼目。

得罪岂怨天,以愚陷网目。
获取罪罚难道可以怨天?正是愚笨使我陷进纲目。

鲸鲵未翦灭,豺狼屡翻履。
鲸鲵般凶残不义的叛军尚未翦灭,野狼般罪恶难赎的反逆忽降又屡屡翻覆。

悲作楚地囚,何日秦庭哭。
山河倾颓悲如楚囚相对,心怀忠情何由在秦庭痛哭,求得救兵以解国难?

遭逢二明主,前后两迁逐。
幸遭逢玄宗、肃宗两位明主,我也分别两次遭到迁谪贬逐。

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
离开家国一路愁苦上夜郎,投身流放于荒谷僻壤。

半道雪屯蒙,旷如鸟出笼。
幸而半道遇赦,逢凶化吉消解了艰难险顿,鸟儿出笼飞向广阔开朗的天空。

遥欣克复美,光武安可同。
遥望远方欣喜收复失地的胜利,光武帝刘秀中兴汉朝的功绩哪里可相比?

天子巡剑阁,储皇守扶风。
天子入蜀西巡剑阁,太子驻守扶风一带。

扬袂正北辰,开襟揽群雄。
所居之地均为关健险要之地,扬拍开襟之间遍揽天下英雄。

胡兵出月窟,雷破关之东。
回纥兵出自西方月窟,如雷震撼破敌于雄关之东。

左扫因右拂,旋收洛阳宫。
朝廷大军左扫右荡,不久便收复了洛阳宫城。

回舆入咸京,席卷六合通。
回转车舆杀入西京长安,要席卷天下打通六合。

叱咤开帝业,手成天地功。
叱咤风云开创帝业,双手成就天地之功。

大驾还长安,两日忽再中。
皇帝大驾返还长安,二位圣上如同红日忽然再上中天。

一朝让宝位,剑玺传无穷。
玄宗让出皇帝宝位,斩蛇剑传国玺永传无穷。
“一朝”句:指玄宗让位给肃宗。剑玺(xǐ):汉时,皇太子即位,中黄门以斩蛇宝剑授玺皇帝大印。

愧无秋毫力,谁念矍铄翁。
惭愧啊我不曾为平叛贡献秋毫之力,还会想起我这矍铄之老翁?
矍(jué)铄(shuò)翁:《后汉书·马援传》载:马援年六十请求出征,井当场披甲上马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也。”矍铄,老而强健貌。此李白以马援自比。

弋者何所慕,高飞仰冥鸿。
射猎者羡慕的是什么呢?仰头看那高飞云中的长鸿远游无祸。
弋者:射鸟的人。慕:亦作“篡”。篡,取。冥鸿:高飞的鸿雁。

弃剑学丹砂,临炉双玉童。
不再学剑反去学仙求道烧炼丹砂,守着丹炉有两位玉童作伴。
学丹砂:即指求道学仙。

寄言息夫子,岁晚陟方蓬。
遥遥寄言息夫子啊,晚岁志在登陆方丈、蓬莱这两座海上仙山。
方蓬:方丈、蓬莱,海上二仙山。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401&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34-436

夜郎:汉时西南地区古国名。在今贵州省西北部及云南、四川二省部分地区。息秀才:名字不详。
“黄口”句:《孔子家语》载:孔子见罗雀者,所得皆黄口小雀,问之曰:“大雀独不得何也?”罗者曰:“大雀善惊而难得。黄口贪食而易得。”黄口:小雀嘴黄,故称小雀为黄口。
“白龙”句:《说苑》载: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
鲸(jīng)鲵(ní):喻凶残不义之人。翦(jiǎn)灭:消灭。
豺狼:一作“豺虎”。屡翻履:指史思明已降又叛。
“悲作”句:此借为国事而悲伤。《世说新语·言语》:“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山河之异乎?’皆相视流泪。惟王丞相揪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何日”句:《左传·定公五年》载:吴兵入楚,申包胥如秦乞师,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人门七日。“此指诗人为国事心怀忠愤,志在救亡,有如申包胥。何日:一作“何由”。
二明主:指唐玄宗和唐肃宗。
两迁逐:李白在玄宗时为供奉翰林,被谗遭逐;肃宗时又被流放夜郎。
去国:离开朝廷或故乡。
屯蒙:艰难蒙晦。《易·屯卦·象》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易·蒙卦·象》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
光武:东汉光武帝刘秀,重新建立汉朝。
“天子”句:指安、史乱起,玄宗西迁入蜀。剑阁:栈道名,在今四川剑阁东北大剑山小剑山之间。
储皇:太子。指肃宗。扶风:属陕西凤翔。
“扬袂”句:指肃宗所处地方十分险要。袂(mèi):袖子。北辰:天子之位。
胡兵:指请来助战的回纥之兵。月窟:指西方。古以月的归宿处在西方,故称。
咸京:原指秦代京城咸阳。此用以借指长安。
六合:天地上下四方。
两日:指玄宗、肃宗。
“一朝”句:指玄宗让位给肃宗。
剑玺(xǐ):汉时,皇太子即位,中黄门以斩蛇宝剑授玺皇帝大印。
矍(jué)铄(shuò)翁:《后汉书·马援传》载:马援年六十请求出征,井当场披甲上马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也。”矍铄,老而强健貌。此李白以马援自比。
弋者:射鸟的人。慕:亦作“篡”。篡,取。
冥鸿:高飞的鸿雁。
学丹砂:即指求道学仙。
方蓬:方丈、蓬莱,海上二仙山。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401&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34-436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吾爱崔秋浦,宛然陶令风。
门前五杨柳,井上二梧桐。
山鸟下厅事,檐花落酒中。
怀君未忍去,惆怅意无穷。

崔令学陶令,北窗常昼眠。
抱琴时弄月,取意任无弦。
见客但倾酒,为官不爱钱。
东皋春事起,种黍早归田。

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
地逐名贤好,风随惠化春。
水从天汉落,山逼画屏新。
应念金门客,投沙吊楚臣。

吾爱崔秋浦,宛然陶令风。
我喜欢崔秋浦,宛然有陶渊明的作风。

门前五杨柳,井上二梧桐。
门前栽上五棵柳树,井上长着二棵悟桐。

山鸟下厅事,檐花落酒中。
山鸟落在厅堂,塘前的花瓣飘入酒中。

怀君未忍去,惆怅意无穷。
留恋你不忍离去,心中充满不尽的惆怅。

崔令学陶令,北窗常昼眠。
崔县令学陶靖节,白天在北窗下睡眠。

抱琴时弄月,取意任无弦。
有时抱琴弹于月下,取其意趣任它无弦。

见客但倾酒,为官不爱钱。
见了客人来就倒酒,做官不贪爱钱。

东皋春事起,种黍早归田。
东边田地多种黍,劝你尽早去耕田。

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
河阳以花作县,秋浦以玉为人。

地逐名贤好,风随惠化春。
地方因名贤而显赫,风俗随教化而如春。

水从天汉落,山逼画屏新。
九华山瀑布如银河落下,近山好水如新的画屏。

应念金门客,投沙吊楚臣。
应怜我这来自金门的客人,远投长沙凭吊屈原。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399&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02-404

崔秋浦:当时秋浦县的县令崔钦。隋开皇十九年(589年),置秋浦县,属宣州,即今安徽省池州市。
陶令:晋著名诗人陶渊明曾任彭泽县令,后人称其为陶令。
五杨柳:陶渊明宅前有五株柳树,自号五柳先生。
二梧桐:喻为官清廉。元行恭诗:“惟余一废井,尚夹二梧桐。”
厅事:即厅事堂,官府治事之所。山鸟飞到厅堂来,是说县境没有狱讼。
“北窗”句:当夏月,陶渊明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见《晋书·陶潜传》。
“抱琴”二句:据《晋书·陶潜传》,陶渊明不善弹琴,但藏有无弦素琴一张;诗人在酒酣之余,经常抚弄,藉此表达其心中的情感。
“东皋”二句:一作“东皋多种黍,劝尔早耕田”。东皋:晋阮籍曾在“东皋”种黍稷以酿酒。“东皋”是田野或高地的泛称。
“河阳”句:晋潘岳任河阳县令时种了很多桃李,人们称为“河阳一县花”。
玉为人:晋裴楷仪表脱俗,又博览群书,精通义理,时称“玉人”。此处借喻崔秋浦。
地:指秋浦这个地方。逐:随着。名贤:才高德重的人,指崔秋浦。
风:社会风气。惠化:值得称道的政绩与教化。春:生机。
天汉:天河。
“山逼”句:近在门外的山像新的屏风一样。逼:迫近。
金门客:指汉政治家、文学家贾谊。汉代凡以才能优异被推荐入京的人,需在金马门(宫名)待诏(等待皇帝任命)。贾谊十八岁时以才名被推荐入朝,故称贾谊为金门客。
投:抛弃。沙:长沙。楚臣:指屈原。贾谊后被权贵排挤滴贬到长沙,他曾作赋吊念屈原。

参考资料:

彭定求 等.全唐诗(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399&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402-404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天津流水波赤血,
白骨相撑如乱麻。我亦东奔向吴国,浮云四塞道路赊。
东方日出啼早鸦,城门人开扫落花。梧桐杨柳拂金井,
来醉扶风豪士家。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作人不倚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雕盘绮食会众客,
吴歌赵舞香风吹。原尝春陵六国时,开心写意君所知。
堂中各有三千士,明日报恩知是谁。抚长剑,一扬眉,
清水白石何离离。脱吾帽,向君笑。饮君酒,为君吟。
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

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
暮春三月飞沙扬,安史胡儿太猖狂,城中百姓怨连天,哀号不绝断肝肠。

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
天津桥下血成河,赤波呜咽泪不干,郊外白骨垒成山。

我亦东奔向吴国,浮云四塞道路赊。
南隐东南我奔迁,岂料道路尽充塞。难坏沦落士一员。

东方日出啼早鸦,城门人开扫落花。
直奔吴地避战乱,旭日东升曙光显,惊起鸟雀噪一片,开门扫除喜涟涟。

梧桐杨柳拂金井,来醉扶风豪士家。
梧桐初发柳絮飞,雕饰华丽美井栏。好景如画人欢畅,醉卧扶风豪士衙。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天下奇士多直爽,与我意气投又羡,做人不以他人势,情谊深重可移山。

作人不倚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
香风欢愉客心暖,好客乡俗照胆肝。

雕盘绮食会众客,吴歌赵舞香风吹。
香风欢愉客心暖,好客乡俗照胆肝。

原尝春陵六国时,开心写意君所知。
忽想战国养士人,原尝春陵四先贤,

堂中各有三千士,明日报恩知是谁。
真诚待士美名扬,堂中食客人数千。今日君效前人样,礼贤下士情意长。

抚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
我抚长剑谢主忙,

脱吾帽,向君笑。饮君酒,为君吟。
脱帽欢笑表衷肠。

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
饮君美酒歌一曲,来日报恩效张良。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263-266&裴 斐.李白诗歌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88:225-229

胡沙:胡尘,指安禄山叛军。飞胡沙:指洛阳陷入安禄山叛军之手。
天津:桥名。天津桥,在县北四里。隋大业元年初造此桥,以架洛水,田入缆维舟,皆以铁锁钩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然洛水溢,浮桥坏,贞观十四年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尔雅》“箕、斗之?为天汉之津”,故取名焉。故治在今洛阳西南洛水上。波赤血:流水为血色染红,谓胡兵杀人之多。
“白骨”句:谓尸首遍地之意。天宝十四载(755年)十二月,安禄山攻陷洛阳,杀人如麻,骸骨成堆。
道路赊:道路长远。赊:远。
金井:井口有金属之饰者。
“作人”句:作人,为人。辛延年《羽林郎》:“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此句反其意而用之,谓扶风豪士为人不依仗权势。
原尝春陵:指战国时四公子:赵国的平原君、齐国的孟尝君、楚国的春申君、魏国的信陵君。
“抚长剑”二句:咏自己才能非同一般。《孟子·梁惠王下》:“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
张良”二句:据《史记·留侯世家》,张良怀抱着向强秦复仇的志向,在沂水桥上遇见黄石公,接受了《太公兵法》一编。后来,他辅佐汉高祖刘邦,立下了不朽之功。天下大定后,他不贪恋富贵,自请引退,跟着赤松子去学仙。这里作者以张良自比,暗示自己的才智和抱负。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263-266&裴 斐.李白诗歌赏析集.成都:巴蜀书社,1988:225-229

译文 注释 赏析

唐朝李白

沧江溯流归,白璧见秋月。
秋月照白璧,皓如山阴雪。
幽人停宵征,贾客忘早发。
进帆天门山,回首牛渚没。
川长信风来,日出宿雾歇。
故人在咫尺,新赏成胡越。
寄君青兰花,惠好庶不绝。

沧江溯流归,白璧见秋月。
自青苍色的大江逆流而归,行至白璧山赏玩秋月。

秋月照白璧,皓如山阴雪。
秋日的月光照在白璧山上,如同山阴之雪般皎白令人兴发。

幽人停宵征,贾客忘早发。
隐逸之士停止了夜晚出行,商贾买卖人忘记了早晨出发。

进帆天门山,回首牛渚没。
扬帆再行来到天门山,回头望去牛头渚已被掩没。

川长信风来,日出宿雾歇。
大江长啊季风按时吹来,太阳升起夜雾消散。

故人在咫尺,新赏成胡越。
老朋友近在咫尺却未见面,不能共同欣赏奇景相隔如胡越。

寄君青兰花,惠好庶不绝。
寄您一枝青青的兰花,愿我俩和谐美满友谊长存。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529-530

白璧山:在今安徽当涂,天门山在太平府,二山夹大江。水曰博望,西曰梁山,对崎知门。句容,今属汉苏。主簿:为县令佐官。
沧江:江流;江水。以江水呈苍色,故称。溯(sù):逆流而上。溯流:逆着水流方向。
山阴雪:用晋人王徽之典故。《世说新语》载: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山阴:今浙江绍兴。
幽人:幽隐之人;隐士。宵征:夜间出行。《诗经·召南·小星》:“肃肃宵征,夙夜在公。” 毛传:“宵,夜;征,行。”
贾(gǔ)客:商人。《后汉书·班超传》:“六年秋,超遂发龟兹、鄯善等八国兵合七万人,及吏士贾客千四百人讨 焉耆 。”
进帆:谓利用风力扬帆使船前进。
牛渚:今安徽马鞍山采石矶。据《一统志》载:牛渚山,在太平府城北二十五里,下有矶,曰牛渚矶,去采石矶近一里。
信风:随时令变化,定期定向而至的风。
故人:此指王主簿。咫(zhǐ)尺:形容距离近。
新赏:欣赏新奇景色。胡越:喻相隔遥远。
青兰花:俗你草兰,又名春兰。一茎一花,花清香。一茎数花者为葱。也有开放于秋季的。古人以兰花喻友情。
惠好:恩爱,和谐,友好。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529-530

译文 注释

唐朝李白

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
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
临当上马时,我独与君言。
风吹芳兰折,日没鸟雀喧。
举手当飞鸿,此情难具论。
同归无早晚,颍水有清源。

君思颍水绿,忽复归嵩岑。
归时莫洗耳,为我洗其心。
洗心得真情,洗耳徒买名。
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

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
何处是我们分手的地方?我们已经送到这京城的青绮门。

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
胡姬扬着其莲藕般的手臂,把我们招进酒楼醉饮。

临当上马时,我独与君言。
当您上马即将东行的时刻,请听一听我的肺腑之言。

风吹芳兰折,日没鸟雀喧。
您看那芳兰正被狂风摧折,日边的树枝上则聚集着喧四的雀群。

举手指飞鸿,此情难具论。
您一定记得晋代郭瑀手指飞鸿的故事,而我这笼中之鸟的心里却充满了矛盾。

同归无早晚,颍水有清源。
祝您一路顺风,颖水源头将是我们共同的归隐之地,同归何必有早晚之分?

君思颍水绿,忽复归嵩岑。
您因怀念久别的颖水,又要回到颖水源头鲁山归隐去了。

归时莫洗耳,为我洗其心。
颖水边不要像许由那样用清水洗耳,您要洗一洗自己的心。

洗心得真情,洗耳徒买名。
洗耳只不过是徒买虚名,洗心才能心纯情真。

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
高隐东山的谢公究竟要被起用的,因为他忘不了解救苍生的重任。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609-610 .

裴十八图南,即裴图南,李白的友人。因排行第十八,故称裴十八。唐代风尚,以称人排行为高雅。嵩山,五岳之一,在今河南登封县北。
青绮门,长安东城最南边的一个城门,本名霸城门。因其门青色,故又名青城门,或青绮门。
胡姬,唐代胡人酒肆中的侍酒胡女。
延,招呼,邀请。
芳兰,芳香的兰草。
飞鸿,以飞鸿比喻超脱世外的隐士。举手当飞鸿,据《晋书·郭瑀传》记载:晋人郭瑀隐居山谷中,前凉王张天锡派人去召他,瑀当着飞鸿对使者说:“这只鸟怎么可以装在笼子里呢?”这句表示自己要像鸿鸟一样展翅高飞,离开长安。
难具论,难以详说。
“同归”两句意为:我们早晚都要离开长安,一起隐居在清澈的颍水河畔。同归,当一同归隐。颍水,即颍河,发源于河南登封县嵩山西南,流经登封四十公里,绕箕山而下,流入淮河。清源,源头水清。
忽,倏忽,很快的意思。嵩岑,嵩山。
洗耳,典出许由故事。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尧又召为九州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今箕山有许由冢、洗耳池。
买名,骗取虚名。
谢公:当晋太傅太保谢安。安,少有重名,累辟皆不起,每游赏,必携妓以从。年四十,方有仕官意。桓温请为司马。简文帝死,桓温欲篡晋,以势劫安,安不为所动,温谋终不成。后为尚书仆射,领吏部,加后将军,一心辅晋。太元八年苻坚攻晋,加安征讨大都督,以总统淝水之战功,拜太保。卒赠太傅。

参考资料:

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609-610 .

古诗文分类
描写季节古诗集
© 2021 爱诗词 | 渝ICP备2021003345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178号